中文  |   ENGLISH

2017年7月16日
吴俊刚:小国仍须游刃于中美之间
联合早报

在最近举行的本届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我国巡回大使陈庆珠对目前的中美关系提出了她独到的看法。她的结论是,中美关系中存在的各种结构性元素,例如它们是彼此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数以万计的中国学生每年赴美深造等,将不允许两者建立太过好或太过坏的关系。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深层因素,成了美中发展战略互信的障碍,那就是美国无法接受中国的共产主义政府制度,并想要改变它。

美国能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吗?这是个天大的问题。问题是,它有必要去改变它吗?三十多年前,中国共产党已经做了一次翻天覆地的改变,实行市场经济制。邓小平大胆地承认共产乌托邦的破灭,实事求是,改革开放。把中国带回它原先的老传统,中央集权,但经济自由。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美之间的经贸等关系,已经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相互依存的程度前所未有。美中关系绝不是以前的美国和苏联的关系。就此而言,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也很难在中美之间发生。

但经济归经济,政治归政治,经济上彼此可以务实地合作,互惠互利,政治上美国人却绝不可能会承认自己的民主自由输过中国的一党专政,尽管中共也在尝试试行某种形式的党内民主。这个深层的“心结”确实是中美要建立战略互信的一大障碍。因此,中国领导人在奥巴马时代提出了所谓新型大国关系,美方反应冷淡。骨子里,奥巴马和他的团队显然认为美国政治还是最优越的,怎能与中国平分秋色?

不过,美国要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现在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经济还在发展,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不会动摇,何况中国人的民族主义也空前高涨。反过来,中国也不可能让美国人相信其制度的优越性。对台湾和香港尚且搞不定,何况要说服美国。虽然意识形态的尖锐对立和抗争时代已经过去,但是,基本的差异却还是难以调和的。以此来论断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将保持若即若离,不可能大好,也不可能大坏,应是虽不中也不远吧。

那也就是说,中美两大既会合作也会竞争,美国尤其不会放弃它所自诩的制定国际规则的“道德高地”,因为在它看来,中国仍然是个未完全的法治国家。因此,美国仍然会对中国的人权问题“说三道四”,或偶尔在南中国海宣示一下航行自由,但经济上的巨大利益交织,也促使它不至于在军事上轻举妄动。

而随着经济影响力逐渐增加,军力也逐渐加强,中国已不再韬光养晦,而且正配合其“一带一路”发展策略,借用经济力量作为行使其国际影响力的杠杆。陈庆珠指出,部分亚细安成员国在不同程度上已经“进入中国轨道”,包括柬埔寨、老挝、缅甸、马来西亚和泰国。菲律宾在总统杜特尔特的执政下也调整了对华外交路线。

这正是经济实力带给中国的外交杠杆。随着中国意识到本身的影响力提升,它在外交上也越发显得霸气。在这种情况下,“印度尼西亚、越南和新加坡仍然在试着采取中间路线外交,但这越来越困难。”

但在国际关系中,钱不是万能的。我们也不能忽视所谓“软实力”这回事。这也是目前中国所缺乏的。相较之下,美国的软实力在当今之世却还是无出其右的,尽管美国两党民主政治近来不断暴露弊端,共和民主两党激烈内斗,也迫使新任总统特朗普不得不高唱美国优先。

在全世界范围内,迄今为止,欧美的民主模式也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中国模式虽然有它一定的优点,特别是对中国这样的庞大复杂的国情而言,但毕竟不是多数国家奉为圭臬的模式。所以,那些看似已被纳入中国轨道的国家,大体上只是“以利交”,不是真正的同气相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和中国既会利用各自的优势相互竞争,同时又会因利之所在而互相合作。既有矛盾,也有共同利益,所以到头来还会维持一种斗而不破的关系。换言之,两国仍然会实事求是,不会真的兵戎相见,即便在南中国海可能偶尔擦枪走火。这种事件在美苏冷战期间可谓屡见不鲜,但终究没有导致战争。

有些学界人士相信,中美关系将呈现经典的“修昔底德陷阱”,也就是崛起大国必然与守成大国争霸,甚至终有一战。但美国学者格拉汉姆·阿里森(Graham Allison)在不久前刚出版的新书《终须一战——美国和中国能避开修昔底德陷阱吗?》中,并没有得出终须一战的结论。反之,他提出很多历史实例,说明战争是可以避免的。
比如,过去美国和苏联保持了“相互保证毁灭”( 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MAD)的核恐怖平衡。经济上的高度相互依存和利益交织,同样可以阻遏战争,因为这种关系提高了战争的成本,因此也降低了战争的可能性。今天美中的情况正是如此。有人甚至形容中美经济交织已到了“相互保证经济毁灭”(mutual assured economic destruction,MAED)的地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说了,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加深相互了解可以帮助防止美国或中国的战略误判。今天,我们看到,中美正在做这样的努力。本月19日,中美首轮全面经济对话将在华盛顿召开。

特朗普总统已完全改变他反中的竞选语言,称习近平为好朋友,并表示中国是美国重要贸易伙伴,也是在国际事务中有重要影响的国家。美方愿同中方拓展各相关领域的对话和互利合作。中美这种寻求合作的对话,也是实事求是的做法。

事实是,中美两国都需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世界来处理本国的事务,中美之间也还有很多相互利益可图。它们虽然各有顾忌,但又不得不尽量保持合作。在这种情况下,东南亚诸小国其实仍然有很多的回旋空间,而继续游刃于两大之间,不短视地归入任何一方的轨道,才是明智之举。

摘自《联合早报》,2017年7月16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7年7月14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7年会

有关新闻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