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7年7月15日
社论:航行自由和自由贸易不能分割
联合早报

前天,在通商中国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的讲话中,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罕见地借机阐明了新加坡对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航行自由的立场。他指出,新加坡会继续维护所有国家的船舶和飞机的过境通行权, 我们不会支持任何企图限制来自任何国家的船舶和飞机过境通行的意图。

这是一个重要的宣示,航行自由的原则攸关我们的切身利益,因为货运畅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命脉。新加坡维护航行自由的基本立场其实一贯如此,但面对亚太和区域地缘政治的变化,以及海权争端的出现,新加坡显然觉得重申这一基于国际法的重要立场是有必要的。

张志贤也指出,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是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盆地的主要水道,是世界各地的船只都会使用的国际航道。而国际法明文规定,通行于这两条海峡的船舶都享有过境通行权,过境通行不得被中止或受阻。

其实,新加坡所捍卫的不单是这两条和它的经济命脉息息相关的国际航道,而是基于国际法的总体航行自由。因此,2006年,当澳大利亚以环保为由,提议对穿行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澳洲之间的托雷斯海峡的船只实施特定限制时,新加坡立即表示不赞同这个提议,尽管新加坡也是海洋环境保护的强力拥护者。中国也不赞同澳洲的提议,说明两国在航行自由课题上有一致的看法。

作为一个世界主要港口,新加坡为川行于大洋之间的商船提供了重要的中转服务,港务业也成了新加坡经济中的重要一环。由此可见航行自由对新加坡的重要性,可以说是新加坡的核心利益之一。因此,新加坡在各种国际场合倡导和捍卫航行自由并不足奇。

除了海运,新加坡其实也是主要的世界空港,因此,也大力倡导和推动天空开放政策,不断力求与世界各国订立天空开放协定。同样的,国际航线的飞行自由,也属新加坡的核心利益。

航行自由,不管是海上的还是天空的,其实都和自由贸易紧密相连。维护航行自由就等于是维护自由贸易,两者是无法分割的。世界各国不能只要自由贸易而不要航行自由,因为没有航行自由就谈不上商品的自由流通,以及更大意义上的国际间的互联互通。

基此,中国所推动的“一带一路”若要畅通无阻,也需要有自由航行作为基础。因为,正如张志贤所说的,“一带一路”的整体概念就是“互联互通”,分别体现在:超越个别项目,形成项目与项目间的网络;超越实体链,扩展数码和人际网络;超越中国国内注资,吸引多方利益相关者注资;超越中国主线,构建开放包容,共商共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全民支持。

换句话说,“一带一路”的推进,旨在做到互联互通,而互联互通则必须有自由航行和自由贸易为基础,这完全符合新加坡的核心利益。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要道,新加坡自然也可以在提升丝路潜能上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所有沿线国家携手合作,共同维持主要航道和航运开放安全,既符合各国的利益,也是建设现代海上丝绸之路之所需。

必须强调的是,互联互通也必需要有国与国之间的互信这一先决条件。“一带一路”必须通过建设横跨中亚的陆路交通网络,以及穿过南中国海,通往新加坡海峡和马六甲海峡以及印度洋的海上交通网络来完成,基建上的障碍是现代科技能够克服的,但更重要的还在于各国之间的“心路”的联通。

实际经验说明,这也是更艰难的一环。“心路”不通,则“丝路”也难以畅通。一些丝路沿线国家就已经因为基础建设及边界敏感问题发生龃龉,甚至剑拔弩张。因此,如何打通“心路”,搞好互信,应是值得各国深思熟虑的问题。

摘自《联合早报》,2017年7月15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7年7月14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7年会

有关新闻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