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08年6月1日
政论家南方朔:民主路上 台湾还在匍匐前行
联合早报

台湾政论家南方朔受本报之邀,周六来新,与《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以“华人社会的软实力及台湾民主化的反思”为题,联合发表演讲。南方朔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台湾还在民主道路上匍匐行走,一切赞誉其实都言之过早。台湾民主也付出一个很大的代价,今天还没有付完。这包括:言论缺乏自律。

  台湾经历政党二次轮替,让全球华人社会再次对台湾的民主制度刮目相看。然而,台湾政论家南方朔(62岁)却态度保留,因为台湾还在民主道路上匍匐行走,在这段路走完之前,一切关于台湾民主“成熟”和“进步”的赞誉,其实都言之过早。

  他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这些都是宣传话语。(台湾民主)路还没有走完,很多东西我们就要用不具价值判断的语词来形容它,所以我说台湾选民这次只是做了一次‘调整’。”

  “因为路还没有走完,所以我会特别强调民主的经验和反省,一般人把台湾的民主歌颂成多伟大、华人社会第一,坦白说不一定说得通。应看一个社会的民主化过程,我向来反对把民主这个东西当成一个神圣的符号来谈。”

  来临周六到新加坡演讲,他希望能“老老实实地谈台湾民主化的经验、过程、代价,未来该怎么走、会出什么问题”,更要从全球的民主经验出发,理解台湾的民主发展。

  《联合早报》庆祝创刊85周年,配合新加坡华文新闻业基金、通商中国在6月7日(星期六)于新达城会议中心,联合呈献“名人演说系列”。这次演说系列的主题为“华人社会的软实力及台湾民主化的反思”,由《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与南方朔分别主讲。

  学识丰富的南方朔谈话既抽象又富有哲理,往往从历史的纵深和全球的角度解读台湾当前的现象。在访谈的过程中,只见他烟不离手吞云吐雾,说着威权和民主的辩证关系,展现了不断省思的姿态。

  言语中,南方朔对“除了不民主以外”的威权时代,其负责任的行政官僚系统、不贪污的官吏和没有政治压力的专业政府,透露出些许的赞赏,难免让记者有些困惑。毕竟他也曾是那个铁腕高压的统治时代,参与并领导党外批判论述的代表性人物,如今他反过来愿意肯定威权体制的能力,似乎有种否定自己的吊诡。


台湾为民主付出很大代价

  无论是勇于反思或立场摇摆,见仁见智,南方朔深刻的见解依旧让人无法忽略。他说:“台湾的民主化过程有一个很大的代价,今天还没有付完。我们反抗威权,民主化的第一步出现很多党外杂志。1980年代的党外杂志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反正骂就对了,这种杂志很好卖,也出现很多靠这种杂志赚钱的人。这造成不负责任的言论开始出现。”

  “每个人都认为只要是针对邪恶的威权,乱骂造谣都没关系。这是反抗威权时代所留下的文化,这种文化后来就渗透到政治和媒体里面。”

  台湾民主要发展到什么形态才能算走完民主之路?南方朔说:“必须经过更长一点的时间,整个社会的稳定度更稳,政权轮替也没有什么问题,那路就大概走完了。西方已经走完,但它经过很长的时间。台湾还在摸索之中。”


台湾社会“乱七八糟”

  南方朔形容,解严至今超过20年的台湾社会民主化后,“是乱七八糟的,有一个很好的民主口号,但整个内容一塌糊涂”。今天的台湾公务人员没有地位,也常被民意代表任意批判;政府无法制定长远政策,只能短线操作;官员为了选票不再比能力而比“作秀”。

  他直言:“打倒威权的时候,(台湾)有些专业的东西守不住,发生倒退。台湾很多的自由缺乏了自律,缺乏了行政的规范,而司法也没有办法扮演有效的角色,这是台湾的三大麻烦。”

  “社会有不同的领域,如行政、司法、教育和经济,(民主化后)每个领域都要坚持自己的规范和独立性,每个领域都要有尊严,它们在一定程度上的自主性运作是民主社会稳定的最主要原因。”


新加坡是标准“国家主义”社会

  对南方朔来说,台湾和新加坡是“两个不同的社会”,因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而有了迥异的发展路径,以致台新的政府和民间各有特点。

  他说:“台湾政府没有什么本领,多年的民间发展出现很多厉害的企业家,可以控制政府。而新加坡就是整个政府大得不得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民间企业领袖。”
  南方朔认为,“民主是一个选择”。新加坡重视经济发展的模式,已经是一种稳定且难以扭转的国家治理形态。

  他说:“用政治学术语,新加坡就是一个标准的‘国家主义'(statism)社会。新加坡就是一间很典型的公司,而且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跨国公司,永远为了现实的需要调整自己。”

  “所以新加坡在经济竞争力上面是ok的,但在经济以外的竞争力是有问题的。但这是新加坡自己的选择,从独立建国以来就是这样,也很难转得过来。”

  比较台湾和新加坡,南方朔认真地告诉记者:“台湾有一个特性是新加坡没有的,就是‘无法无天'的特性。台湾社会比较‘无法无天',每个人都有意见,每个人都敢讲,意见不通、很不专业也敢讲,媒体也不负责任。‘无法无天'表面上很自由,很多元,但自由多元
是假象,有力量的人才占到便宜。”

  从南方朔的语气,记者分辨不出那种态度是一种讽刺、无奈,还是不屑。但最清楚不过的是,走过威权岁月,进入民主转型的时代,自许为“永远的批判知识分子”的他,再次把最严苛的批评,留给自己生活的社会。


南方朔小档案

- 1946年生,本名王杏庆,台湾作家、诗人、评论家、新闻工作者。
- 现任 《亚洲周刊》主笔,《中国时报》、香港《明报》等媒体专栏作家。曾任《中国时报》记者、专栏组主任、副总编辑、主笔,《前进月刊》主笔、《新新闻》周刊主笔等职。
- 1999年获《天下》杂志评选为50年来影响台湾的200位人物之一,理由是“面对台湾这个思想贫乏的社会,他努力读书,持续撰述,期能从自学的民间学者成为思想家。”
- 极少在媒体曝光。他不上网,只读书,对政治的参与更多是通过他的笔,他最乐意接受的头衔是“永远的批判知识分子”。



名人演说系列2008


日期:6月7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10点至下午12点(邱立本演讲)
   下午2点30分至下午4点30分(南方朔演讲)
地点:新达城会议中心二楼礼堂
收费:25元(单场)/40元(两场)包括茶点
报名方式:拨电63195639(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9时至下午5时),
               63191585(留言热线,须留下姓名和联络电话),
               或电邮cipforum@sph.com.sg报名。



摘自《联合早报》,2008年6月1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08年6月7日
名人演说系列(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