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6年2月12日
社论:文化政策的终极目标
联合早报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前天指出,国人在建设独特的新加坡文化时,应该考虑三大要素:进一步巩固国家身份认同感,协助新移民融入我国社会,继续发扬并传承各社群回馈社会及国家的优良传统。这文化建设三大要素,前两项是常青话题,第三项则是政府第一次表达对几十年后国人的社会责任感可能削弱的长远忧虑。

  尚达曼是在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通商中国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的联合新春团拜上发表演讲,他重点讨论一些过去经常引起辩论的文化课题。有关课题时不时随着新的社会环境而凸显其重要性。他此次的深入谈话,显然不是为了应景而已。

  我国刚刚迈开另一个50年的第一步,在安逸繁荣时代下成长的新一代的国家身份认同自然受到关注。一些既定的理念可能再次受到挑战,如土生土长,在新加坡教育制度中长大的新一代,有着更鲜明的新加坡人面貌,不同种族都讲着同样腔调的英语,对国庆日庆典有着相同的高度热情,国民服役让各族男性共同拥有一段令他们终身难忘的人生经验。在种种类同因素之下,新一代会轻易地以为,一个新加坡的文化已经形成,"我们都是新加坡人",他们对身为新加坡人感到自豪,以为不须要再突出各族彼此之间的不同点,甚至可以假装彼此的差异并不存在。

  在独立建国初期,类似的文化观也曾主导过政治领导层,当初希望把不同种族和宗教的文化熔于一炉,以形成一个新加坡文化,但是,这种大杂烩式的文化,缺乏深层的内涵。我们必须正视的一个问题是,新加坡人不是一个民族。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多次提到这个问题时都坦率地表示,一个新加坡民族的形成不是三几代人可以实现的。建国过程中,文化政策很快地调整,不刻意回避不同种族不同信仰者之间的差异,甚至强调各族的文化应该得到传承,优良传统应该加以发扬,而这与建设新加坡人身份认同感并无矛盾之处。此外,各种族的自助会的设立,以社群力量提携各社群中跟不上社会进步的同胞。这些求同存异的文化和社会政策的推行并非完全不受挑战,有关的辩论也不可能完全平息,这也是为何文化和身份认同一直是个常青课题。

  在不断辩论和探索声中,新加坡人也不断学会容忍和谅解;社会以和为贵,这是我们的优点。未来50年,不同文化,习俗和宗教之间的容忍和谅解还必须进一步提升到对彼此文化的欣赏,学习和参与,才能巩固社会的和谐。

  源自中东假伊斯兰之名而行的恐怖主义,在多个国家发动恐怖袭击,使到欧美的穆斯林少数社群遭受异样的眼光或是敌意。在新加坡,恐袭的隐患也不断加剧,部分非回教徒开始出现"回教恐惧心理",政治领导人对此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预示着,恐怖袭击一旦发生,回教徒与其他信仰者之间的和谐关系将会受到严重打击。

  作为我国少数种族的回教社群若受到其他社群不公平不理解的眼光对待,将对社会产生疏离感,久而久之,他们可能削弱国家身份的认同感。因此,各族同胞过去多年来的"求同存异"今后应该进一步发展为"积极的求同存异",从彼此容忍到互相学习,才能巩固新加坡人的国家身份认同。

  我国为新移民打开门户,吸引了大量新移民,但由于移民政策引起一些社会反弹,协助他们融入本地社会,发展出国家认同感,随即显得更为迫切。

  至于未来新加坡人能否继续发挥回馈社会的精神,就看我们今天文化政策的成败,文化政策的终极目标就是提高国民的人文素质,和谐共处,同舟共济都是一个独特的新加坡文化不可或缺的元素。

摘自《联合早报》,2016年2月12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6年2月10日
2016丙申年新春团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