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5年11月28日
不会过时的提醒
联合早报

严孟达

在第六届通商中国奖颁奖典礼上,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指出,随着新加坡与中国建立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两国未来将在贸易,投资,金融等多个以经济为主的领域深化合作与往来。不过,两地人民之间的联系也是新中关系的关键层面,他因此呼吁通商中国协助国人深度了解中国,拓展人脉网络。

  张副总理这一番话像是老调子,却也是急时"语",仔细琢磨之下,这是永远不会过时的提醒,原因就在于中国是一个不容易理解的国家,不容易读懂的文化,更何况是"深度了解"。中国13亿人口,新鲜事天天有,当你还在涉猎诸子百家,重温"四大名著",向古人请教的时候,却冒出一个马云这号人物,就够你从他身上去作"深度了解"。

  几天前,马尼拉举行了亚太经合峰会,有一场讨论会,台上是美国总统奥巴马,阿里巴巴的老总马云和另一位菲律宾女媒体人。讨论会的焦点似乎不在老奥,而在老马身上。先发言的老奥看起来倒像是记者或是讨论会主持人,先给老马提出一个企业与环保的问题。马云从容自然,一口流利,发音精准,语调轻重有致的英语,让人觉得他真的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把诸如马云,马化腾(腾讯的老总)这"二马"等今日中国成功企业人物作重点研究,是"深度了解"中国最起码要做的功课。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一直以新加坡为学习对象,孰不知新加坡政治领导人的治国智慧,都可以找到中国色彩,如"积谷防饥""居安思危"的理念。虽然新加坡政治领导人的思考语言是英语,他们的脑子里不一定会出现这两句成语,但他们却从实践中贯彻了中华民族传统思维的精髓。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要了解中国,对中国历史,哲学,文学都要读一点,这"一点"是多少,因人而异。

  中国人的思维和词语都有一定的历史含量,不读不知。国学大师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中有一段话,谈到中华民族的地理环境如何影响中华民族的思维。他说,在中文里,两个词语常用来表达"世界"的观念,即:"普天之下""四海之内",就因为中华民族是生活在一大片陆地上。他说,住在海洋国家的人,如希腊人不会明白居住在"四海之内",怎么就是住在"普天之下"。

  冯友兰这本书成书于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当其时,希腊还是个世人心目中景仰的文明古国,没人会预料到,今天的希腊几乎成了一个"失败的国家","希腊"二字等同于"神话"。

  今天的中国人已是到处投资,到处跑的民族,但这两句话还是常挂在嘴里,并非他们不知道世界之大。我们以今人的眼光看中华民族的古文明,会发现到现代治国者和企业家的智慧语录,几乎都可以从老祖宗那里找到相应的话和对应的情景。

  半个世纪前,由于美国人要"深度了解"中国,两本中国人写的英文书,先后成了入门书,一是林语堂写于1930年代的《吾国吾民》,另一本就是冯友兰这本《简史》。这原是他在上世纪40年代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讲授中国哲学史的英文讲稿集子,后来由他的学生翻译整理成中文版。韩国总统朴槿惠曾说,这本书在她人生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她生命的力量。

  今年初,韩国KBS电视台制作的一套七集的记录片,英文副题是Super China,中国译成"超级中国",从人口,土地,历史,政治,经济等等不同角度切入,突出崛起的中国这个主题,播放之后在韩国引起了极大震撼,也因此引发中国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作为中国的亲密邻居,韩国人(还有日本人)比我们更有理由关注中国的一动一静。历史上,朝鲜王国曾经长时期受中华民族的保护,汉字传入朝鲜半岛后,成为朝鲜民族唯一的书写文字,直到李朝时期发明了韩语的注音符号。二战结束脱离日本的殖民统治之后,为了彻底摆脱日本殖民时期的文化影响,韩国(以及北方的朝鲜)便加速废除汉字,原因是,他们采用的汉字含有太多的日本词汇。尽管如此,今天不少韩语词汇还原为汉字,仍旧是来自日本的汉字词汇,如"会社"(公司),"检讨"(讨论),"自动车"(汽车),"汽车"(火车),"阶段"(台阶),"月曜日,火曜日……"(星期一,星期二……)等等,跟日语的用法一样(见台裔日本女作家茂吕美耶所著的《汉字日本》)。

  韩国人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看到中国崛起的势头,到中国留学,工作蔚为风气,恢复汉字的社会支持度也越来越大。韩国废除汉字牺牲惨重,因为现在的韩国人无法从姓名上认祖认宗,无法阅读古代全用汉字书写的文献古籍。

  有趣的是,随着中国游客潮水般的涌入,汉字已无形中在韩国社会上"恢复"了,因为到处可以看到汉字,连新加坡游客也托了福。

  网络时代给有心了解中国的人打开了新的窗口,也带来新的挑战。中国网民人数居全世界之冠,新造词汇层出不穷,不管是来自民间的约定俗成,还是网民自创而用开,什么装逼,牛叉,粉丝经济,屌丝,底线思想……让人疲于跟进。即使"中国梦""一带一路"这些关键词,也须要下功夫去解读。

  儒家经典《大学》里说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用来形容网络时代的日新月异是最贴切不过。其实,这句话更早可以追溯到商汤时期,那时代,生产出精美的铜器皿上,就会刻上一些智慧语言,也就是"铭文",这句话出处就是一句"盘铭"。3600多年前的老祖宗,老早就叮咛我们要不断update自己,不断学习新技能,才能追上时代。

  因此,一个合乎逻辑的推论是,要"深度了解"中国,中文也就要有一点"深度",否则连深一点的手机短信也看不懂。幸好,我发现到,自从智能手机普遍之后,周围在职场上或商场上的朋友,即使是讲华语,平时却难得阅读华文写华文,但如今拜华文网络信息发达之赐,几乎天天都可以看到发自中国联系圈的信息,他们的华文也一直在静悄悄的进步中,真乃可喜可贺!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摘自《联合早报》,2015年11月28日。




《 返回

有关新闻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