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08年11月9日
黄鸿年:自由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 农地政策可创15万亿财富
联合早报

 

本地富商黄鸿年认为,中共十七大三中全会决定允许农民自由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对于中国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至关重要。他估计,这项决策将为中国制造70万亿人民币(15万亿2207万新元)的财富。

他说:“目前全球经历金融海啸,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此时推动农村改革,是希望通过放宽土地政策,发展大规模农业生产,提高农民收入,拉动八亿农民的消费力,形成一个持久稳定的内需市场。如果目的能达到,将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发展的大事。”

黄鸿年昨天下午受邀在“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回顾与展望”论坛演讲时,发表以上的观点。他指出,中国改革开放成果巨大,影响深远,由于是前所未有的实践,难免会有不足之处。市场经济制度已经初步在中国建立起来,但仍存在许多重大缺陷。

例如,农民只拥有有限的土地产权;国有企业在一些重要行业占有垄断地位,妨碍市场的平等竞争;大部分市场要素价格仍然由行政机关规定,各级行政机关拥有过多的资源配置权力,过多干预市场活动。

他认为,中共早在1993年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就提出要建立全覆盖、多层次的新社会保障体系;但14年过去了,政府内部障碍重重,至今还没建立好,弱势群体的基本生活保障仍未得到落实,“这是30年改革中最大的遗憾”。

黄鸿年也以最近中国毒奶事件为例,说明美国传教士明恩溥在百多年前在其著作《中国人的素质》中,批评中国人喜欢弄虚作假、缺乏诚信的状况,至今仍未得到根本的改变,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他强调,“一个处在信用危机上的社会是没有发展前途的”。

上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三中全会,政府放宽对土地的控制权,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以及参与开发集体土地,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黄鸿年认为,中国政府这项政策强调要改善农民收入,强化农民经济权利和民主权利,推动农村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领域的发展,是第一次把农村的全面发展提升到如此的高度。

“要使农民富起来,就要使农民有财产性收入。农民最大的财产就是土地,只有将农民的土地由资产变成资本,使它流转起来,农民才能富起来,中国才能‘小康’。”

黄鸿年出生于印尼,1960年被父亲送往北京读书,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曾经下放到农村插队,十年后又回到印尼。1980年,他收购新加坡联合工业集团并出任总裁,十年内将该公司的资本增值了50倍。

1991年他在香港收购上市公司红宝石。由于矢志“运用个人在海外影响力,进一步带动世界华商在资金、技术管理等方面积极和中国合作,为中国的经济建设作贡献”,他将新组建的公司改名为中策投资有限公司(现称中策集团有限公司),表明要把投资策略重点放在中国大陆的决心。

1992年,中策开始大举投资大陆,与近百国有企业合资组成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机制转换、改革使95%以上的国有企业转亏为盈,企业效益成倍增长。1993年至95年期间,他先后被西安、锦州、烟台、杭州及宁波等地市政府聘为经济顾问。

还有多名嘉宾演讲

昨天在泛太平洋酒店举行的“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回顾与展望”论坛,是由通商中国、南洋理工大学和本报联合举办,主宾是我国人力部代部长颜金勇。主讲嘉宾除了黄鸿年,还有中共四川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常委办公室主任马波、仁恒置地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钟声坚、重庆市商业委员会副主任赖蛟、福建省永安市副市长陈铁晗。


黄鸿年:金融海啸我也烧到手

一名观众问黄鸿年如何看未来两年中国股市和楼市的走势,他没有正面回答,只表示自己也是人不是神:”这次的金融海啸,我也想不到会那么严重。我去年也感觉到一点,讲实话我也烧到手。我这么多年在中国南征北战赚了很多钱,现在也被‘帝国主义’骗回去不少。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遇到金融海啸,多多少少会断手断腿,只要不会断头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已经发生了怎么办?不要干着急、穷担心,结论就是要‘放下,保重身体,不要想太多’。“

他说,台湾副总统萧万长告诉他,有一次在嘉义市选战压力大,向法鼓山的圣严法师请教;圣严法师告诉萧万长,遇到这些问题,要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结论是:放下它。



摘自《联合早报》,2008年11月9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