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5年7月26日
2011年以来......
联合早报

2011年的大选确实是一场分水岭,那场选举让人民更敢于提出诉求。眼看着大选又要来了,我们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来届大选?这将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未来几个星期大家要费神思考,看看怎么样的选择才能给我们的国家一个更好的未来。

韩咏梅

李显龙总理上星期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回答现场提问时妙语如珠,其中两个问题的答案让人回味。

第一个是回答主持人《联合早报》总编辑吴新迪关于人口老化对我国的挑战时,总理重提2013年初公布的《人口白皮书》以及它在民间引起的强烈反弹。他借此说明,移民和外来人力是非常敏感的课题,但是政府不会因此回避,而是会找出最恰当的方法去处理这个不可避免的挑战。他强调,政府推出任何政策向来出于好意,即使是棘手的问题,政府和国家领导也"必须替大家做出最好的决定",给人民一个交代。

第二个让人留下印象的精彩回答是一名在广州工作多年的新加坡年轻人的提问。年轻人问总理,可以给新加坡和中国的青年什么忠告时,他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需要忠告的。"

简短的回答,台下报以掌声和会心的微笑。不知道与会的外国人能不能理解这句话,但是我想很多参加会议的中年以上新加坡人,都会联想到我国最近出现的一些新闻人物和事件。

总理的这两个回应,配合着大选的脚步声,听来也很有意思。我认为,这些回答折射出他对过去几年来,社会变化,民心思变,以及政府应该怎么自处和回应的一种思考,而且这方面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也因此展现出一种比较从容的风格。

过去几年,我们一直用"分水岭"来形容2011年的大选,之后的总统选举,后港补选,榜鹅东补选,执政党支持的候选人和派出的代表,在每一仗中都打得很辛苦,因为整个大潮是希望变化,希望更多元的声音出现,不希望一个"觉得自己什么都对"的强势执政党在任何事物上都给社会定调。

一个以绝对大多数优势主政半世纪的政党,在面对一波波思变的浪潮时,内部是否做好准备改变自己的姿态,改变一贯的说理方式,改变已成习惯的政策执行手法,这些在上届大选中都面对严峻的考验。

这四年多来,经过两次补选失利,执政党逐步做出改变,最明显的是在传统上偏向支持他们的成熟选民基本盘上做了巩固。本报上星期报道,40岁至65岁的中老年居民比率从34.1%增至37.7%,年满65岁的年长居民过去10年来增加了16万人,按照去年的数据,他们占了人口的11.2%。相比之下,20岁至39岁的年轻居民比率则从30.9%微跌至29.0%。扣除20岁以下那些不能投票的人,40岁以上的人占了选民总数的三分之二以上。

政府过去一年来推出的建国一代配套和终身健保等政策,直接照顾到年长选民,间接也减轻了中年人照顾父母的负担。大家都说新加坡人是很务实的,这些政策应该会获得多少选民的积极回应,大家心里有个底。

反对党方面,上一届他们引进了好几位有看头的候选人让人耳目一新,加上顺着潮流之势,取得半个世纪以来最好的成绩。过去四年多来,他们有没有树立自己的风格?是不是更有自信也让选民对他们更有信心?

我从做新闻的角度观察,这些年反对党的活动不少,但是看不出有什么鲜明的目标和方向。近两年来,不同的政党对一些政策提出他们的看法或者建议书,但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他们的人事变动。如果我们列出一个清单,会发现反对党人之间的人事变动还有跳槽事件相当频密,加上两个新政党——国人为先党和人民力量党的成立,更进一步增加了反对党人的人事变局。一些跑马灯式的政党和一些经常"换颜色"反对党人,要怎么建立辨识度?要怎么让人清楚他们的立场,目标和方向?

我期待在下来的几周里,有志参与政治工作的反对党候选人,能为我们解答这方面的问题,否则他们只是"反执政党选票的收集箱",这对民主政治的作用有限。

在反对党当中,工人党是比较有自己风格的一个政党。该党秘书长刘程强在2013年1月榜鹅东补选的第二场群众大会上发表了我国政党政治史上一篇重要的演讲,他用词很重,"道不同不相为谋",很明确地与其他反对党划清界限,也表明了以后其他政党不需要再和工人党谈协商,大家走自己的路。

在目标和方向方面,工人党确实比其他政党明确,他们把自己定位为"副驾驶",随时可以"刮醒打瞌睡的驾驶员",这个论述相当有吸引力。加上这个政党在组织和纪律上比较严谨,在反对党阵营中一枝独秀,过去两场补选中都击败执政党候选人。

隔了四年多,选民还记不记得工人党的"副驾驶说"?我想大家是不会忘记的。不过工人党议员真的扮演了副驾驶的角色,还是只是偶尔也会打瞌睡的一个乘客?这是工人党的议员们需要回答,也是选民下来几周需要思考的。

2011年的大选确实是一场分水岭,那场选举让人民更敢于提出诉求。眼看着大选又要来了,我们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来届大选?这将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最近执政党人和基层在很多不同非正式场合说,如果能保住上届得票率就算大胜,微跌甚至再失去几个议席也是可能的。当然,在60对40的棋局里,双方每走一步都可能扳动大局,在这样的民主选举游戏里,审慎乐观怎么说都比过度自信来得讨好。

但是,反对党到目前为止的表现乏善可陈,他们是否真能像上届大选一样掀起大浪,还有待观察。在没有明确的立场和风格下,大概只能看看他们在竞选期抛出什么议题。然而,短短几个星期的光芒可以很耀眼,能不能支撑和保证未来几年在国会里问政的素质?

大选的脚步真的很近,未来几个星期大家要费神思考,看看怎么样的选择才能给我们的国家一个更好的未来。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兼采访主任)

摘自《联合早报》,2015年7月26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5年7月20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5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