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5年7月22日
学者:中国国企改革未找到最佳方案
联合早报

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朱云来认为,国企改革没有那么复杂,关键是绩效和透明度;黄育川则认为,国企改革涉及政治体制,需要让国企负责人的经营成效评估与政绩脱钩。

刘旭明 报道

国企改革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需要达成的重要目标,但经济学者认为,中国的国企改革尚未找到最佳方案,也有观察人士指出,政治体制改革是国企改革难以避开的环节。

由新加坡通商中国主办的"慧眼中国"环球论坛,前天举行一场国企改革专场讨论。

与会的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表示:"国企改革涉及很多方面,但并没有那么复杂,关键是绩效,现在我们不知道国有企业绩效的好坏;另一个关键是透明度,知道一家国企属于什么行业,它的绩效是什么,才能进行核算。"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黄育川则认为,国企改革涉及到政治体制,改革需要让国企负责人的经营成效评估与政绩脱钩。

他尖锐地指出:"中国国企负责人存在政绩评估,(有的人)位置可以和部长相比,有的董事长第二天就可以成为一个省的省长;另外,股市的监管机构也是和中国的政治体系结合在一起,决策者希望股市上涨,这是为了满足政治上的利益,这在美国却是行不通的。"

中国的国企改革,还面临"谁来推动"以及如何引入外部参与者的问题。

黄育川强调:"现在让谁负责国企改革呢?国资委是保护国有企业的,又是起监督作用的,这是一个问题。实施改革,必须是由这个领域之外的人来负责。"

他说:"以前的改革是为了解决国有企业亏损的问题,现在许多国企不再亏损了,新的问题是国企成了潜在的准入障碍,阻止了新的参与者进入。"

这许多问题,都反映出国企改革需要系统性推进,也需要一定的外部条件。

在朱云来看来,解决国企改革问题的最好方法是让国有企业上市。然而,中国资本市场如何提高透明度,也是改革事项。

同场讨论的经济学家,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高级副总裁钟汶权就指出,如果希望民营企业在股市买入国企,就必须提高中国A股市场的透明度。

此外,中国政府也需要允许企业违约,钟汶权解释,出现违约机制,才能提高人们在投资方面的明智度。

改革进入关键时刻
但还不清楚该做什么

黄育川也主张,中国政府该做的是对国企进行分类,对此,朱云来赞成中国政府这方面还做得不够。

但朱云来强调:"中国的国企改革进入了关键时刻,对于未来的发展和累积下来的问题,人们还不清楚应该做些什么,但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应该保持乐观的态度。"

他说:"在中国,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国企高管的薪酬问题,现在设定了上限,这与过去的做法相反,过去实行高薪是为了提供激励机制,但现在有的高管管理水平有问题,拿的薪酬却非常高。"

朱云来表示,这些问题现在已没办法再藏起来了,国企改革需要往前推进。

他表示,如果以追求稳定的经济发展为目标,那么为了保险起见,人们可能不愿意进行改革;然而,比GDP数字更重要的是经济的长期发展,以及经济是否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GDP不是问题,而是GDP是否有效高效,是否为社会带来福祉。在GDP指标上放手,可能就会有更大的改革。"

摘自《联合早报》,2015年7月22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5年7月20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5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