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5年7月22日
前副助理国务卿:美国不应一味抗拒泛亚倡议或机制
联合早报

游润恬 报道

yewlt@sph.com.sg

美国前副助理国务卿方艾文认为,美国不应一味抗拒泛亚倡议或机制,因为不管美国怎么想,诸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泛亚倡议还是会继续存在。

通商中国昨天和前天在香格里拉酒店主办慧眼中国环球论坛。方艾文(Evan Feigenbaum)昨天与来自中国、日本及韩国的专家学者,就中美日的战略三角关系展开讨论。

方艾文曾在布什政府的国务院服务,现在是美国智库保尔森中心的副主席。他昨天表示,从上世纪90年代日本提出亚洲货币单位的倡议,到2013年中国提出成立亚投行,一切由亚洲国家提出的泛亚构想、理念和机制,向来都令美国感到不安并抗拒。

中国前年宣布亚投行的构想并广邀各国加入,美国不但拒绝加入还尝试说服所有盟友保持距离,不过结果亚投行还是吸引到57个成员,包括所有亚细安十国、德国等多个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和韩国等美国盟友。

方艾文指出,这个泛亚倡议不会因为美国没有加入而停止存在。他回忆道,奥巴马政府年前决定改变前任政府的做法,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并加入东亚峰会,还鼓励其他盟友加入东亚峰会,主要是因为相信美国如果不在里头,这个泛亚机制可能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他说:“除非你认为这些泛亚构想和机制不久后将消失,否则你必须正视它们的存在。……亚投行是一个用真金白银构建实在项目的机制,它不会只是一个光说不练的空壳。”

方艾文认为,美国应该问自己两套问题:一,什么是核心利益或非有不可的?什么是可有可无的?二,他国提出的泛亚倡议,对美国的利益到底是造成排挤还是辅助作用?

方艾文表示,美国过去在亚洲同时提供经济类和安全类公共产品,时至今日,本区域仍对美国的集体安全保护伞有强大的需求,但由于自身的经济在放缓,美国可提供的经济类公共产品已不如前。

而亚洲国家一方面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推动经济整合并取得共同繁荣,另一方面近几年又出现强大的民族主义浪潮,使亚洲板块的安全格局四分五 裂,方艾文形容,亚洲的这一体两面,积极面与消极面并存,就有如科幻小说《化身博士》(Dr Jekyll and Mr Hyde)中的主角。

方艾文所提出的亚洲安全格局问题,也在昨天的讨论中有所投射。与他同场演讲的包括了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教授、《朝鲜日报》副主任朴楚义以及日本东京财团常务理事今井章子。沈丁立坐在方艾文的左边,来自日韩这两个美国盟友的专家则被安排坐在方艾文的右边。

沈丁立和朴楚义演讲时都批评日本不愿正视历史,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行为表示悔过或道歉。朴楚义说:“日本说它已道过歉,够了。但道歉这回事不是侵略者说够了就够了的,得受害国说够了才算够。”

对此今井章子淡定地回应说,日本两位前首相已道歉了,这已充分反映日本人的悔意。

- See more at: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upplement/futurechina2015/forum/story20150722-505590#sthash.S5OjzJC2.dpuf游润恬 报

游润恬 报道

美国前副助理国务卿方艾文认为,美国不应一味抗拒泛亚倡议或机制,因为不管美国怎么想,诸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泛亚倡议还是会继续存在。

通商中国昨天和前天在香格里拉酒店主办慧眼中国环球论坛。方艾文(Evan Feigenbaum)昨天与来自中国、日本及韩国的专家学者,就中美日的战略三角关系展开讨论。

方艾文曾在布什政府的国务院服务,现在是美国智库保尔森中心的副主席。他昨天表示,从上世纪90年代日本提出亚洲货币单位的倡议,到2013年中国提出成立亚投行,一切由亚洲国家提出的泛亚构想、理念和机制,向来都令美国感到不安并抗拒。

中国前年宣布亚投行的构想并广邀各国加入,美国不但拒绝加入还尝试说服所有盟友保持距离,不过结果亚投行还是吸引到57个成员,包括所有亚细安十国、德国等多个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和韩国等美国盟友。

方艾文指出,这个泛亚倡议不会因为美国没有加入而停止存在。他回忆道,奥巴马政府年前决定改变前任政府的做法,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并加入东亚峰会,还鼓励其他盟友加入东亚峰会,主要是因为相信美国如果不在里头,这个泛亚机制可能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他说:“除非你认为这些泛亚构想和机制不久后将消失,否则你必须正视它们的存在。……亚投行是一个用真金白银构建实在项目的机制,它不会只是一个光说不练的空壳。”

方艾文认为,美国应该问自己两套问题:一,什么是核心利益或非有不可的?什么是可有可无的?二,他国提出的泛亚倡议,对美国的利益到底是造成排挤还是辅助作用?

方艾文表示,美国过去在亚洲同时提供经济类和安全类公共产品,时至今日,本区域仍对美国的集体安全保护伞有强大的需求,但由于自身的经济在放缓,美国可提供的经济类公共产品已不如前。

而亚洲国家一方面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推动经济整合并取得共同繁荣,另一方面近几年又出现强大的民族主义浪潮,使亚洲板块的安全格局四分五裂,方艾文形容,亚洲的这一体两面,积极面与消极面并存,就有如科幻小说《化身博士》(Dr Jekyll and Mr Hyde)中的主角。

方艾文所提出的亚洲安全格局问题,也在昨天的讨论中有所投射。与他同场演讲的包括了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教授、《朝鲜日报》副主任朴楚义以及日本东京财团常务理事今井章子。沈丁立坐在方艾文的左边,来自日韩这两个美国盟友的专家则被安排坐在方艾文的右边。

沈丁立和朴楚义演讲时都批评日本不愿正视历史,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行为表示悔过或道歉。朴楚义说:“日本说它已道过歉,够了。但道歉这回事不是侵略者说够了就够了的,得受害国说够了才算够。”

对此今井章子淡定地回应说,日本两位前首相已道歉了,这已充分反映日本人的悔意。

摘自《联合早报》,2015年7月22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5年7月20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5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