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5年7月21日
许通美:遵循亚洲优良方式 中国应将领土争端交国际仲裁
联合早报

许通美说,亚洲区域国家在面对纠纷时,并不排斥通过国际仲裁庭或国际法庭的裁定来解决争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印度河用水之争,柬埔寨和泰国对柏威夏寺所属权的争议,以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白礁主权之争等,都交由国际仲裁解决。这是亚洲的最优良做法,中国应考虑这么做。

谢俊凯 黄伟曼 报道

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以亚洲区域国家一贯透过国际法庭解决争端为例,吁请中国也依循亚洲的这个优良方式,一改不将领土争执呈给国际仲裁的做法。

许通美昨天在第六届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5上说,亚洲区域国家在面对纠纷时,并不排斥通过国际仲裁庭或国际法庭的裁定来解决争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印度河用水之争,柬埔寨和泰国对柏威夏寺所属权的争议,以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白礁主权之争等,都交由国际仲裁解决。

他说,这是亚洲的最优良做法,吁请中国也考虑这么做。

许通美以中日对钓鱼岛的主权纠纷(日本称尖阁诸岛)指出,由于日本接受国际仲裁庭的裁决对它有法律约束力,因此中国将钓鱼岛主权纠纷入禀国际仲裁,并不需要日本的同意。

他说:"如果中国有信心提出比日本更强而有力的证据,那么中国应该站在道德高度的立场将这主权争端提交国际仲裁,即便日本拒绝承认同中国有钓鱼岛的主权争议。"

许通美称,如果中国这么做,将显示一个强大的中国也愿意遵守国际法治,从而赢得各国的好感,有助消除它们对中国崛起了,强大了的隐忧。

许通美是参加《双重身份:中国应该如何平衡作为现有世界秩序挑战者与维护者的身份?这对国际舞台又将带来何等冲击?》的专题讨论,参加同场讨论的还有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教授 ,印度尼西亚大学国际经济教授冯慧兰,以及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的高级顾问雅欣·安华(Yaseen Anwar)。

沈丁立也认同许通美的看法,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将主权争议交由国际裁决。

他说:"如果那些岛屿是属于我们的,我们就应该入禀国际法庭来解决争端。而一旦国际法庭裁定岛屿归中国所有,就意味着我们有权拿回我们的岛屿。"

至于中国政府为何不要将主权纠纷提交由国际仲裁,沈丁立猜测,那是因为中国尚未准备好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它在南中国海所声索的岛屿主权。

因此,中国政府选择跟有主权争议的国家私下谈判,希望商讨个双赢方案,否则任何一方被国际法庭或仲裁庭裁定败诉,就会失去一切,而胜诉的则拥有一切,也许中国政府认为这并非最好的结果。

不过,虽然中国当局选择私下谈判,并不意味着中国在的主权问题方面有所退让。

沈丁立强调,虽然中国之前宣称拥有钓鱼岛主权,但却不想去触碰这议题,这就是搁置争议,但如果有人不要搁置争议,中国也准备好不搁置争议。因此,这是日本改变现状在先,中国才跟着改变态度。他说,是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改变了现状,中国才因此不再搁置争议。

摘自《联合早报》,2015年7月21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5年7月20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5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