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08年12月17日
李资政:确保拯救经济举措 不会动摇世界经贸体系
联合早报

 

  当前世界要解决由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难免会有人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尤其是殷切期待中国出手救市。

  内阁资政李光耀昨天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举办的“中国改革开放30年回顾与展望:中国与亚细安国家及新加坡的关系”对话会上指出,以国内生产总值规模来看,中国目前不过是美国的五份一,不可能拯救美国。

  他也认为当各国设法恢复经济运转的时候,应确保任何拯救经济的举措都不会影响或动摇世界经贸体系的运作,否则很可能打破全球一体化的格局,导致各个区域形成大小不一的贸易壁垒,妨碍全球经济发展。

  主持对话会的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问李资政,在亚洲推动世界经济增长,中国也大力刺激内需和继续对外开放的情况下,是否已有助缓和当前的危机,而卓登国际高级顾问拉詹也问他,中国是否可能在短期内扮演振兴世界经济的角色。

  对此,李资政认为中国稳定国内经济发展,已对协助解决当前的问题发挥积极作用。但他希望人们注意到中国的经济规模同美国比较还有显著的差距,不能期望由中国来解决当前的危机。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3万3000亿美元,美国是15万亿美元。所以是五对一。中国在全球的经济网络还不全面,它的银行和跨国企业也并非遍布全世界,它可以做的是确保自身的经济继续运转,不拖累世界经济,甚至可透过过去一二十年所加强的跨区域经贸联系去协助周边经济体。”

  他说:“所以韩国、日本、台湾、亚细安甚至印度,都可从中国的刺激经济计划中受惠,而货品进出口和投资都会在这个区域内流动。但是,要中国拯救美国和欧洲,是它力所不及的。或许中国可在30年或50年内办到,但还不是现在。”
重塑新金融体系不易

  李资政指出,中国虽然了解世界金融体系过去几百年的发展历程,但是否熟悉这套体系的全盘运作,却是另当别论。世界金融体制过去分别由英美主导,伦敦曾经一度是世界金融中心,在一次世界大战后,世界金融重心转移到美国,二战后世界金融体制又由英美共同制定。

  他说,要尝试重新塑造一个新的金融体系是很困难的。因为有许多国家参与,大家都要有发言权。像俄罗斯、中国、印度和巴西这四大新兴经济体的财政部长上个月在巴西圣保罗会谈时,就一致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进行改革,而它们也要享有更大的发言权。

  他认为它们要拥有发言权并不难,但是要把本身所提出的建议付诸实行,应用在现有的金融体制运作上,却是另一个不同性质的问题。这包括该选择哪种货币(美元、欧元、日元或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和交易货币,而这也可能会出现众多的组合,引起混乱。

  至于目前一些亚洲国家提出构想,要设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或另一个独立的亚洲开发银行来拯救当前的经济困局,李资政认为这样的建议会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面功能构成伤害。

  “我个人认为这是个一体化的世界,如果你要把它拆成亚洲、欧洲、美国、拉丁美洲、非洲等板块,将对我们不利。如果亚洲形成一个壁垒,接着是北美洲、南美洲、南非洲、北非洲、中国、日本、韩国甚至亚细安都各自形成壁垒,这是好事吗?到时要协调这些大大小小的壁垒,会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这项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的一小时对话会的协办机构是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和“通商中国”,出席者约有600人,包括外交部长杨荣文、总理公署部长林瑞生、卫生部长许文远、外交使节、商界人士和学者,会场外也举行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回顾图片展”,介绍中国30年的发展成果。
 

李资政对中国的期许 

李资政希望人们注意到中国的经济规模同美国比较还有显著差距,不能期望由中国来解决当前的危机。

 

摘自《联合早报》, 2008年12月17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