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4年7月19日
中国学者:竞争合作可并存 中美将可避免大国政治悲剧
联合早报

出席论坛的北京学者生动比喻中美两国关系为"感情不太好的婚姻",即相互看不起,却又因利益被绑在一起。但学者表示,这样的国际关系"还是可以的"。

中国崛起,中美关系前景出现不确定性,但来自北京的学者认为,中美可以避免大国政治悲剧,走出历史的奇迹,形成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

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昨天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中,预测中美关系将是一个感情不太好的婚姻("bad marriage")——两个国家都很骄傲,相互瞧不起对方,因利益而被绑在一起。

从现实的角度说,金灿荣认为:"('不幸福婚姻')作为国际关系还是可以的,对世界也是一个福音。"

与会的台湾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兼任教授,国防部前副部长林中斌随后发言,赞同金灿荣的乐观预测。他说,西方人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认为崛起大国与收成大国不必一战,因为西方人学的是好战派学说,"中国人学的是孙子兵法"。

连续两天的2014年"慧眼中国环球论坛"昨天闭幕,来自大陆,台湾与美国学者,在最后一场讨论中针对中国崛起与大国角力的话题交锋。

首先发言的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以及人民大学国家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分别从中国的韬光养晦政策,民意与利益集团的作用等方面,分析中国外交走向。

金灿荣解释,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后,中国形成了新型的国家与社会关系。数据显示,中国劳动人口中,主要从国家获取工资的比例不到10%,反之所有欧盟国家的劳动人口中,在政府相关部门任职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一。

这一经济结构,让社会拥有一定独立性,也意味着民意能发挥一定作用。此外,中国也出现了利益集团,他们有的立场强硬,作用也在上升。网民压力加上利益集团干预,使得中国外交的总体环境比过去复杂。

在这个背景下,金灿荣也指出,美国"回归亚洲"后,中国的一些网民认为,周边国家有点精神分裂症——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不过,中国政府却能理解,并接受这是周边国家必然的选择。

对美国回归亚洲
中国已不那么紧张

他说,此前中国有一段时间有点紧张,但现在"不那么紧张了"。中国看到美国"回归亚洲"有其合理性,不光是防范中国,也有美国经济的需要,而且亚洲大部分国家邀请美国回来,美国的回归让亚洲大部分国家消除了一些紧张感,对地区稳定有好处。因此,中国没有一味反对和扩大美国在亚洲地区的存在,中国理解其中部分原因,并与美国决定共同努力避免大国冲突的历史悲剧。

至于南中国海与东海近期的紧张,金灿荣认为,部分原因是"美国回归",部分也是由于一些相关国家要在中国更强大前乘机闹一闹。对此,他认为,中国要求的只是回归邓小平时代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金灿荣说:"日本安倍先生只要在一个正式场合,表示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主权有争议,愿意搁置争议,一切就ok了。"

"如果日本拒绝接受这个合理的安排,那中国也有另外一个原则,就叫底线思维,或者底线原则,你要是挑衅,我一定反击,这是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现在,对东海,南中国海,基本应该就是这个方案。"

他也提醒说,中国人不要夸大指中国现在的外部形势很糟糕,这个判断的后果很严重。1949年以来,一旦对外部形势判断为"很严峻",国内政治会走上"极左",对中外合作更不利,形成恶性循环。

他认为,中国外部形势总体良好,除了美国不信任,周边部分国家在具体问题上与中国"闹事"以外,中国与俄罗斯,与欧洲关系非常好,对中东,非洲,拉美的影响在扩展,与周边绝大部分国家的关系也相当好。

中美必有一战?

另一方面,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对于过去两天里,不少学者提出全球化与经济依存能制约军事冲突的说法,提出质疑。

普雷斯托维茨指出,一战爆发前,德国与英国都是彼此的最大贸易伙伴,但由于大家做了不实假设,对国家利益的虚假界定,沟通不良,战争依然爆发了。

他指出,亚太地区现在的情况与当年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例如大家谈论美国是不是在衰弱,这似乎暗示美国对自身实力下滑很焦虑,不愿意他国或中国强大,而忽视了美国在二战之后一直支持欧洲重建,过去40年来,美国也支持中国崛起。

他本人在1982年首次到访中国,目的也是促进中美贸易,协助美国企业投资中国,1990年代美国也决定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相信一个富裕的中国比贫穷的中国对美国更有利。

普雷斯托维茨感到很不解,中国为什么要以那么坚定的方式,界定自己在钓鱼岛,南中国海的"国家利益"?美国又为什么要在日本和韩国维持强大的驻军。

他认为,中美两国并没有根本性冲突,而是被各自的历史困住了,中国最近的立场也与中国的政策自相矛盾。美国与盟国签署的安保条约,导致美国被迫积极介入与美国本身关系不大的,中国与日本,中国与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冲突中。反之,中国希望看到美国减少在亚洲的军力部署,那么"微笑外交"应该更符合中国的利益。

中国如何界定自身的利益,在维护权益时与其他国家的冲突是否会上涨,也成为讨论的一个焦点。

金灿荣较早前也表示,随着中国国力增长,中国核心利益的范围扩大无可避免,外部世界比较合理的反应,是与中国讨论核心利益的范围问题。

在答问环节中,有记者追问,中国的核心利益会发展到哪一步?

金灿荣回答说:"它是多种力量博弈的结果。现在比较肯定的是,中国的市民社会会继续发展,市民社会会对政府有比较大的压力,中国力量的增长也是肯定的,这两个东西合在一起,中国的容忍态度会减少。"

中国现在还是坚守政策底线的,从981钻井平台的撤退,从习近平首先访问韩国而不是去朝鲜,你可以看得出中国外交的一些调整,它还是像(传说中的中国龙)能隐能现,能大能小,刚柔并济的传统,这是我对韬光养晦的理解……中国现在需要考虑怎么避免双重标准,一方面跟大国说我要跟你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是对小国有的时候恐怕不太讲道理。这是中国一个巨大的外交挑战,中国要摆脱弱国心态,相当不容易……如果中国内部不能变成一个民主,法治的政体,中国外交你还会看到咄咄逼人的一面。

——中国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

我看到题目里,有个词叫不确定(uncertain),(但)我看到的中国崛起是非常确定,而且达到的高度前所未有……工业化是决定一个现代国家力量的基础,工业化发生在英国是千万级人口,发生在美国是一亿级人口,发生在中国是十亿级人口的工业化,小鸡肚肠的人是无法理解这个伟大的进程,但是它正在发生。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 

摘自《联合早报》,2014年7月19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4年7月17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4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