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3年10月6日
保护老建筑应重视文化传承
联合早报

浮出台面

保留老建筑,也保留市民的集体回忆,是许多有志于维护文化空间,传承历史的公民组织发出的呼吁。

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终身名誉教授夏铸九将于10月26日来新,出席2013年新跃当代中国讲座,担任主题演讲嘉宾。

他日前在台北市以老建筑保护闻名的紫藤庐茶馆接受本报专访时,以台湾为例,畅谈了城市保护的种种难题。

66岁的夏铸九教授研究领域以建筑学,城市规划为主,但他长期热心关注国家发展与社会脉动,关心社会弱势族群,被誉为台湾建筑社会学的先驱。

在近两小时的访谈中,他从1969年意大利城市博洛尼亚(Bologna)的城市保存计划,谈到21世纪亚洲经济崛起面对都市中心精品化,私有化,老建筑保护工作挑战加剧。

他指出,台湾社会追求的城市发展曾经以新加坡现代化建筑林立为样板,但过去二三十年,随着台湾公民社会日益壮大,与国家机器之间的互动日益频繁,对于城市发展,台湾也向欧洲城市保护看齐,不仅要保留老建筑,也重视传统生活形态与文化传承。

谈到学术专业与个人研究兴趣的联系时,他说:"对于人和石头,研究和实践(practice)而言,研究不能脱离实践,理论必须具备社会基础。" 访谈中,我们以"石头"代表有形物体的建筑物,以"人" 代表非形体的社会文化,商业结构,集体记忆。

人和石头都要重视

他认为,现代人对建筑保留的观点和审美眼光发生变化始于1969年,意大利城市博洛尼亚推出城市保护计划。这项计划讲究综合性保护,保留建筑,也保留市民的集体回忆。保存的价值,从物体转移到一个主体,重视人的情感,回忆,城市的一些想象,摸不到看不到的东西。

"(遗产)保存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人跟石头一样受到重视,而不是只保留石头,把人赶走;也不可以把石头搬走,脱离了原来的生存环境。"

夏教授曾到美国著名学府进修,看到欧洲城市保留价值观,如何影响美国城市保护的观念。他笑着说:"欧洲的价值观,10年后即变成美国的价值观。"

老房子修复后,变成时髦舒适的场所,美国的雅皮士趋之若鹜,连专业人士也搬进修复好的老建筑。

由于有了需求,老房子市场价格水涨船高,原本为了保护传统生活形态的城市保护计划,抵不住商业利益的攻势,原来的居民卖掉房子,迁居到其他地方,改变了原要保护的生活形态。无论是欧洲的博洛尼亚,亚洲的北京胡同,都上演着类似的故事。

他说:"石头和人,换了一批人住,形态变了,灵魂就变了。"

原住居民搬离市中心的老建筑,改由精品商业活动,都市贵族入驻,这个改变,在社会学称为"gentrification"(高级化)。

这个趋势来势汹汹,世界各地的执政者纵然有心保留建筑遗产,却挡也挡不住。不过,他指出,至少在政策制定方面,政府可以放缓这个趋势,而不是助长,使它加速发生。

在城市保护及市中心贵族化的拔河过程中,公民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脚色。一些本土社区可以通过公民制定社区公约,要求老房子"不卖,不租,不破坏"。

然而,现实是,公民社会内部存在着争议,保留或出售,各人都有不同利益的考量。

他委婉地加以说明:"我没有意思说——公民社会就是好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其实这个公民社会和国家机器是一个钱币的两面。所以才会有人想通过公民社会去影响国家机器——让公民价值观变成政府的价值观。"

未做好再使用规划
修复古迹成"蚊子馆"

他以台北深坑老街为例,老建筑和原商店都保留下来,然而留下来的店家未必都感到满意,因为他们发现,老街修复后虽然游客增加了,但是人潮不一定都到店里消费;政府规划的新摊位取代了原有的摊位,也使老街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他认为,在社区保留方面,台湾并没有完全成功的案例,说明建筑保存后的再使用面对挑战。

他指出,台湾南部这几年修复了许多古迹,然而却因为再使用失败而沦为"蚊子馆"(形容乏人问津,变成养蚊子的场所)。政府机构消耗大笔资源修复,却因为没有做好再使用规划,白白浪费了资源。

遗产保存再使用的挑战可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在规划阶段就要思考有何用途以及市民的接受程度;另一个是辅导非盈利团体(NGO)有效地管理,永续经营。

他说:"NGO团体就是公民社会的表现。然而,它需要政府的支持,需要各种法令,制度去鼓励它的成立和运作。"

一个遗产保存修复后能够吸引市民,成为受欢迎的公共空间,他认为主要在于历史空间的诠释能够得到市民的认同与感动。而这个空间的永续经营有赖于能够维持收支平衡,有效使用资源的NGO。

他强调,在指定保留老建筑时,就必须同时考虑到再使用,由谁管理的重要课题。

遗产保留牵涉到跨专业的领域,建筑学,社会学,以及商业管理与经营。他认为贯穿这些领域的重要思想是认识文化,重视文化的价值观念。

在许多外来者看来,以亚洲社会而论,台湾文化底蕴深厚,但他仍表示"希望台湾社会有更多的文化"。他所说的台湾社会,包含了执政者和公民。

个案:台北监狱保留面对争议

受邀来新加坡演讲,夏教授特别准备了最近两个公民保存运动争取到的遗产保存对象,一是台北市中心的台北监狱,另一是1950年至1960年美军及其家属驻台期间的阳明山美军宿舍。

坐落在台北市大安区金山南路二段的台北监狱(日本殖民时期称作台北刑务所),在保留方面面对社会争议,指定范围,修复工程,以及再利用等种种课题。

现在已面目全非

夏教授说:"它(台北监狱)经过很长时间,现在已经面目全非,原址一半盖成10层大楼,分别由邮局,中华电信办公使用;另外还有一条马路穿过原来的监狱范围。能指定保存的建筑不多。"

台北监狱唯一保存下来的是殖民地时期典狱长的宿舍,北边三角形的围墙(也就是当时的运尸门),再加上法务部保留下来的资料齐全,包括监狱的建筑蓝图,有助于日后修复及研究再使用。

台北市政府原计划将台北监狱原址再开发,将这个都市黄金地段打造成台北的"东京六本木"(东京老区开发成时尚艺术中心的成功个案)。

然而,由于公民团体反对,开发计划被挡下来。更有意思的是,台北监狱作为昔日冤案现场,许多当地人都认为该处,特别是运尸门冤魂不散,至今不时有鲜花摆在该处,似乎有家属还在追悼亡魂。这么一个地方修复后如何使用,具有很大的挑战。

夏教授指出,修复保存不一定需要将实体重建起来,难度在于怎么让这个地方的历史被联想起来,让一个埋藏了深远回忆的悲剧场所,成为市民愿意接纳的公共场所。

建筑学家夏铸九

夏铸九是建筑学家,现为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终身名誉教授。

2013年9月中,他获聘为南京大学思源讲座教授;1971年毕业自逢甲大学建筑系,早年师事台湾建筑学家汉宝德,颇受其影响;后赴美国耶鲁大学,哈佛大学,伯克莱加州大学进修,于1987年获伯克莱加州大学建筑博士学位。

夏铸九曾任教于台湾大学土木工程系,东海大学建筑系等。1989年他协助台湾大学成立建筑与城乡研究所,曾为研究所所长并执教多年至2012年3月底退休。

他长期致力于都市计划,古迹保存,城市设计等研究;曾获教育部教学特优教师奖,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甲等研究奖与美国傅尔布莱研究奖。

"新跃当代中国讲座"
10月26日举行

当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发生冲突时,是文物为城建让步,还是城建为文物让步?文化遗产对于一个社会的自我认识扮演什么角色?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空间研究所所长郑时龄教授,以及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终身名誉教授夏铸九,将在2013"新跃当代中国讲座"上发表专题演讲,题目分别是《上海的建筑文脉和文化遗产保护》和《都市文化遗产保护》。讲座主席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与设计学院院长王才强教授。

这项活动是由《联合早报》,新跃大学中华学术中心和通商中国联办,并由李氏基金赞助。报名费每人8元。
有意出席者请拨录音热线63191585报名。
询问电话:63195864(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9时至下午5时)
日期:2013年10月26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时至5时45分
地点:报业中心礼堂

台湾社会追求的城市发展曾经以新加坡现代化建筑林立为样板,但过去二三十年,随着台湾公民社会日益壮大,与国家机器之间的互动日益频繁,对于城市发展,台湾也向欧洲城市保护看齐,不仅要保留老建筑,也重视传统生活形态与文化传承。

老房子修复后,变成时髦舒适的场所,美国的雅皮士趋之若鹜,连专业人士也搬进修复好的老建筑。由于有了需求,老房子市场价格水涨船高,原本为了保护传统生活形态的城市保护计划,抵不住商业利益的攻势,原来的居民卖掉房子,迁居到其他地方,改变了原要保护的生活形态。无论是欧洲的博洛尼亚,亚洲的北京胡同,都上演着类似的故事。 

摘自《联合早报》,2013年10月6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