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3年10月12日
闯出一条新路子 潘昊助创客创新
联合早报

"我觉得一辈子没有房子都不要紧,重要的是要有想要做事就可以做的自由。"年轻的潘昊平静地说出这句看似狂放的宣言,表情十分认真。

30岁,已经成家,潘昊却坚持不买房子,认为沉重的房贷会成为年轻人创业的羁绊。

他说:"创业一定是个冒险的游戏,但你买房后就会开始患得患失,不愿意去冒险。你不会允许自己没收入几个月,因为如果还不起房贷,这个房子就会收回去。整个人的心态都不一样了。"

身为80后一族,潘昊认为中国大陆的社会环境并不鼓励年轻人冒险:"社会为大家设定了统一的目标:18岁以前是高考,18岁是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找一个好老婆,买房,结婚……路径是画得非常清楚的。"

潘昊曾经也规规矩矩地走在社会和父母的期望之路上,从中国重点大学毕业,进入英特尔公司担任产品工程师,但工作两年以后却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意思"而毅然辞职,决定自己创业。

"我爸妈当然想不通:这么好的工作,为什么要辞职?但他们最后还是鼓励我去尝试——在劝说未遂之后。"潘昊笑称,自己也曾因此跟父母吵架,但是"该吵就得吵","父母是希望你过得更好,但只有你自己才知道怎样是最好。"

尽管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很大,但潘昊认为,年轻创业者应该勇敢地走出去:"很多人会说,我等房贷先还完,等大环境好一点……当你因为周边因素而犹豫不决,就会像温水煮青蛙,永远也不会去创业了。"

决心自己创业后,潘昊也尝试了很多项目。五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在一个艺术展上,接触到了现在所从事的开源硬件行业。

创客(Maker)是小型创新者

2008年,人在北京的潘昊参加了一个新媒体艺术展,一进门就看见一条音乐走廊,会根据路人的脚步奏出音乐,这让电子专业的他大开眼界:"原来电子元件不光可以做小车,做机器人,还可以做出这样好玩的事情!"

通过这次展览,潘昊接触到了一个新群体:创客(Maker)。这是一群通过动手创造,将创意转变为实物的小型创新者,他们可以做出戴在戒指上的电子表,也可以打造半个人多身高的3D打印机,还会通过共享资源,一起实践创新。被这个创新群体深深吸引的潘昊,决定利用自己的专长帮助他们创新,于是走上了开源硬件的道路。

什么是开源硬件?潘昊端起随身携带的相机举例说,相机分为几个部分:外壳就像它的皮肤,里面的结构框架就是其骨架,电子元件就像它的内脏,再往里就是它的灵魂——软件。潘昊的公司为创客们提供的,正是一个产品的骨架和内脏,并通过开源共享图纸文件,降低创业门槛,加快创客们的开发步伐。

2008年7月,潘昊逃离笼罩在奥运会气氛中的北京,南下深圳正式开始生产开源硬件。对他来说,深圳是硬件创业的天堂,电子产品的好莱坞:"你带着想法过去,可以在那里找到各种各样的人才:设计师,工程师,程序员,市场,包装,广告……那里也有全世界最集中的电子产业供应链。"

带着收编来的一个小兄弟,潘昊在深圳创办了矽递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了白手起家的历程。

谈起创业初期,潘昊不喊苦,反而大叹"很爽"。他说:"可能也是碰上机遇,正好赶上这个行业开始发展。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背包客,只要做好功课,坚持往下走就行了。"

如今的矽递科技,已经拥有100多个员工,并成为中国最大,全球前三的开源硬件制造商,年销售额逾5000万元人民币(1000万新元)。不过,生意越做越火,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新问题也随之而来:山寨。

山寨是创新的必经过程

开源硬件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开发者之间的资源共享。在矽递科技的网站上,任何人都可以浏览图纸,设计文件及配套软件,这无异把自己的商业机密与竞争者分享。潘昊说,现在已经有几家厂商专门山寨矽递的产品,但他并不以为意,反而觉得山寨"很有前途"。

潘昊认为,山寨其实是创新的必经过程:先去学习别人怎么赚钱,才能知道自己要怎么赚钱。说到这里,他指了指记者正在做的采访笔记:"比如说你现在会写字,是因为一开始描过很多别人的字帖,不断地练习,知道这个字怎么写了以后,才形成了现在的个人风格。山寨也是这样一个学习的过程。"

潘昊并不担心深圳的中小企业会止步于山寨,因为"如果你只会不断抄别人的,那早晚都会死,因为永远有人比你价格更低。最后活下来的,是注重品牌,质量和设计的公司。日本的产品一开始不也是到处模仿吗?中国的小米手机不也是从山寨机开始做的吗?如果没有之前山寨的积累,也不会有今天的小米。"

不过,矽递的产品由于被山寨而遭受业务损失,也是不争的事实。潘昊透露,他们需要花十几美金生产的产品,山寨厂家可能5美金(约6新元)就能生产。但从好的方面来看,他认为这既是对自己产品的免费宣传,也能降低硬件创业的门槛,吸引更多创客加入,反而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发展,"这对我们来说是更大的好事,因为这个行业实在太孤独了。"

潘昊回忆起矽递刚起步时,全中国的创客还不到100个人,"别人问我们做什么的,解释半天解释不通,最后只好糊弄对方:我们是做教育的。"五年过后,中国大陆的创客规模已经翻了至少100倍,但和国外比还是少数——矽递现在接的订单里,来自中国的只占0.5%。

为了带动硬件创业的氛围,吸引更多创客进入这一行业,潘昊从2011年起就开始拿出公司的一部分收益,创办供创客交流分享的柴火创客空间,举办中国的创客集会"制汇节"。用潘昊的话说,他是"绑架了自己的公司"在做这些事情。此外,他也积极参加各国的创客集会,并到高校演讲,希望能鼓励更多年轻人自主创业。

太规规矩矩会压抑创造天性

潘昊此次来新加坡,就是应通商中国邀请前来,向400多名初院和大学生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他也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和本地创客们进行了交流。

第一次到访新加坡的潘昊,对这里的优美环境和秩序井然印象深刻,但他也问:"新加坡政府能不能适当地,管得松一些?"本地创客告诉他,在新加坡公共场所涂鸦会遭到严惩。他认为法规严明是件好事,但担心如果大小事都管得太紧,"什么都太规规矩矩",会压抑年轻人创造的天性。

他话锋一转,提到相对于新加坡等亚洲国家所奉行的儒家治国之道,他本身是更喜欢墨家,"因为墨子就是中国最早的创客。他不光是一个思想者,也是一个实践家,但却因为历代君王独尊儒术而被压制了几千年。我觉得现在是时候给这种思想一个空间,让年轻人出来了。"

摘自《联合早报》,2013年10月12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