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4年7月13日
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 养猪也能很时尚
联合早报

财经人物

  新希望六和股份公司董事长刘畅的身份标签不少,例如"刘永好之女""新希望集团接班人""中国富二代"和"80后公主"等。

  刘畅是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在22岁时已持有希望集团近37%的股份,并间接持股新希望和民生银行两家上市公司。2006年,她以25亿元人民币身家登上胡润女富豪榜第九名。

  几乎没接受过媒体专访的刘畅,这次接受本报专访,畅谈了她从不喜欢家族企业到接受这个事业的转变过程。

  采访新希望六和股份公司董事长刘畅之前,上网翻查了她的相关资料,结果发现谈论她的话题文章和身份标签不少,例如"刘永好之女""新希望集团接班人""中国富二代"和"80后公主"等,但实际上真正与她面对面进行专访的媒体却只有寥寥数家。

  "是啊,采访我的媒体很少,几乎可说是没有。特别是过去两年,我回拒了很多媒体的专访。"问起这事,刘畅很直率地回答道。

  她说,作为富家子嗣,她的一举一动对媒体来说充满了话题。"但如果要讨论我的话题,我希望有更多人关注我的作为,无论是事业上或是品德上的作为,而不是我继承了多少财富,或是我生于何种家庭和结婚了没有等话题。"

  34岁的刘畅是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任新希望集团旗下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22岁时已持有希望集团36.93%的股份,并间接持股新希望和民生银行两家上市公司。

  2006年胡润首次发布女富豪榜,刘畅依托着家族力量,以25亿元人民币(约5亿新元)的身家位列第九,并荣登中国最年轻女富豪之列。去年"胡润女富豪榜"中,她和妈妈李巍以12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第九。

  但与刘畅在新希望六和位于加冷的办公室进行专访时,她并没有普通人眼中"富二代"的架子,眉清目秀的她,谈话间总是挂着热情笑容,亲切地与记者说起她对人生与财富的思索。专访过程中,她也显露出成都女子的豪爽个性,回答直接,毫不拐弯抹角。唯有谈到感情问题时,她才偶尔有一丝女生拘谨的感觉。

  这回本报能成为第一家专访她的本地媒体,一来是本报"华人企业家系列"两个月前访问她的父亲刘永好时牵线搭桥;二来是刘畅自己也觉得"想通了",准备好接受媒体采访了。

  所谓"想通了",指的是她从排斥到接受家族事业,去年正式出任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对许多人而言,作为刘永好的独生女,刘畅似乎天生就注定过着令人羡慕的富家女生活。但对刘畅而言,这也意味着她必须承担起继承家族事业的重任。如何让家族基业常青等重大事宜,也成为她生活中挥之不去的难解之题。

妈妈的话启发她接手养猪事业

  就像许多经历过叛逆期的孩子一样,刘畅也曾为此困扰,并尝试挣脱这一切与生俱来的东西。

  刘畅对记者说:"我是典型的川妹子,也是一个超级吃货,走到哪就爱吃到哪,对时尚潮流也有极高的关注度。但我这样一个'爱吃爱玩的人',从事的却是一个相对朴素和原始的行业——农业。"

  个性与从事行业的极大差异,加上对自由发展空间的渴望,刘畅与家人之间产生了许多矛盾。

  她年轻时喜欢唱歌,喜欢时尚,还曾经做过"歌星梦"。父亲曾带她去养猪场参观,她觉得很脏很臭,特别不喜欢,更没想过要继承家族产业。

  她15岁到美国念书,2004年在北京大学修读工商管理硕士。她在成长过程中即随父亲四处游历,来到新希望集团工作后,曾在不同的岗位担任职务,但经多次"换岗"她仍不确定这是否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她索性离开集团,到外部企业工作。后又与朋友开始在成都一同自主创业开时尚服饰店,希望通过多样的经历来磨练自己。

  正是在离开的这几年,刘畅的家族企业意识,家族事业责任感开始慢慢萌发,渐渐学会从客观角度去审视自己和家族事业的关系。

  刘畅表示,让她改变想法的突破口,主要是当时妈妈李巍说的一番话。

  "她跟我说,父亲创业时我经常不在家里,出国留学后又看不见父母。现在我想要往外闯,这没问题,但我经常跟家庭分开,与家人相处时间少。如果我换个角度想,把公司当做家,或许可以通过家族事业,拉近与家人的关系。"

  这番话给了刘畅很大的启发,让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并非一定得从理性的角度,试图寻找一份让她感兴趣的事业,其实她可以从感性角度去接受家族事业。"从这个核心要素出发的话,我就无需考虑太多了,因为家本身是不可或缺的,爱的源泉也是所有事情的根本。"

  想通了这一点后,刘畅发现,再复杂的事情,只要回溯到原点,都能找到她所要的答案了。

新希望或在新加坡作第二上市

  2007年,刘畅重新回到集团工作,此时的她已有了不同的人生阅历和社会价值观,对集团的发展方向也有了更明确的想法。

  她提倡团队的年轻化,专业化,国际化,为集团注入了新的活力与激情。这使得新希望集团管理层的平均年龄从之前的52岁,降低至目前的36岁。

  刘畅表示,父辈一代的企业模式,注重的是个人的刻苦耐劳。而现今商业社会中,仅靠个人成功难以确保基业常青,企业还必须紧跟时代变化,在管理的市场化,规范化和现代化方面做出调整和变革。

  她说:"好的经营者,需要新陈代谢。通过让更多年轻人加入,为集团带来持续发展的能力和动力,也让优秀人才能尽情挥洒他们的激情与无限梦想。"

  谈到父辈企业家与她这代企业家的差异,刘畅很明晰地说:"我们本质上一样,同样有着把企业当家的自我驱动能力和创造激情。两者之间的差别,或许只是我们生活在不同时间段,适应外部能力不一样。"

海外建设37家工厂

  她也认为,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苦,在她父亲的年代,中国整体生活条件较差,到她这一代,大家面对的则是贫富差距问题,每个人的生活和心理压力都特别大,无所谓哪个年代当企业家更难。

  去年5月接手新希望六和后,刘畅很清楚自己的目标是"建立有完整畜禽产品线和产业链的饲料与肉鸭屠宰企业,并带领企业走向规范化的国际市场"。

  刘畅自数年前已开始新希望的海外业务拓展与管理。在这期间,新希望在新加坡建立了境外投资和东南亚工厂管理中心,在东南亚,中欧,南非当地已建设37家工厂。她的目标是每年以10家左右的速度在海外设厂。

新希望新加坡公司募集1亿美元

  在新希望六和国际化的进程中,刘畅又特别强调新加坡这一平台对集团发展的重要性。

  她指出,新加坡具有蓬勃发展的金融市场和完善的融资环境,可为集团的海外发展提供投资,融资,贸易三大功能支持。

  新希望的新加坡公司今年4月刚展开第一次境外银团融资计划,募集了三年期一亿美元的银团贷款。目前,新希望的新加坡公司已通过双边,银团等多种方式实现的低息融资总金额超过1.35亿美元。

  刘畅透露,新加坡淡马锡控股也是新希望的有限合伙人(Limited Partner,简称LP)之一,投资了集团业务。她也不排除将新希望六和在新加坡作第二上市,以吸纳本区域资金的可能性。

  "我们会利用新加坡的资本市场优势,寻找优惠的资金,发债和贷款。"

  从开始排斥养猪行业,曾以为自己会朝时尚行业发展,到现在渐渐融入集团业务,甚至自豪地跟他人说"我是养猪的",刘畅过去几年的思想改变可谓甚大。

  但正如刘畅自己所言:"做农村的事业其实就很时尚,如果我能把猪饲料这个行业也能做得时尚,让今后的很多大学毕业生想来农村了,这才是真正时尚的念头。"

至今单身全怪妈妈

  都是妈妈李巍的错,使到刘畅至今仍是单身。已过"三张"(30多岁)的刘畅虽然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目前并没有男朋友。

  说到感情问题,她半开玩笑地说:"我妈的感情经历对我影响很大,也让我从小就相信世上是有一见钟情这回事,结果害得我到现在还找不到合适对象。"

  原来,刘畅的父母刘永好和李巍有着一段颇为传奇的邂逅过程。李巍今年3月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举办的分享会上就说,她少女时期在梦中就隐隐约约"看见"刘永好的模样,所以当她第一次见到刘永好时,就很清楚地知道这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像平凡女生一样要求不高

  跟刘畅说起这事,她笑着说,自己小时候听妈妈说过这事,让她对爱情有了既定想法,以为谈恋爱就必须像父母这样一见钟情。

  "现在我渐渐知道这是一个很不实际的想法。人与人的交往是需要时间慢慢了解,怎么可能一见到这人,就确定他就是我要找的对象呢?"刘畅摇了摇头,仿佛感慨自己的天真爱情观可能让她错过不少爱情机遇。

  刘畅说,如果把男女按条件ABCD排列,以现代男女匹配对象的规律来看,最后剩下的往往是条件最好的A女与最差的D男。她还有点认真地说:"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会有压力吗?

  "这几年确实有一点压力。不过我家人倒没给我太大压力,只是他们希望我轻松一点,有个平静,安稳的伙伴。而我确实也很期待一个能相互理解,能分担的人出现。"

  问起她的择偶标准,刘畅思索了一会说:"我觉得我要寻找的是一个能把家庭和爱情融合在一起,把它当做信仰的人。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能在灵魂层面上跟我一起分享和支撑。至于其他条件像家世和背景等,我和我家人是一点都不在乎的。"

  刘畅说,她的要求并不高,就像很多平凡女生一样。不过对她而言,有时平凡反而是最难得到的东西。

(刘畅将于下周在通商中国主办的"慧眼中国环球论坛"活动中,担任演讲嘉宾。)


摘自《联合早报》,2014年7月13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4年7月17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4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