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4年5月3日
文学四月天讲座感想
联合早报

        中华文化之精髓,无不体现于文学创作中。当古典文学与现代文化相遇时,会产生哪些效应?方言文学在普通话主导的大众文学界中,会扮演什么角色?4月19日,著名台湾金牌写词人方文山先生和中国畅销小说家金宇澄先生,在报业控股传媒中心举办的"透视中国系列讲座:文学四月天公开论坛"主讲。主讲者轮流分享他们不论在作词或文学创作上的心得,从而讨论当今中国是如何体在文学上,文化上的软实力。我有幸参加了这次讲座。

  在讲座中,金宇澄教授所提到的方言文学这一观点尤其吸引我的注意。如今遍布着普通话的世界,以普通话书写的小说可说是风靡全球。可谁曾想想,既然有了普通话的文学,如果用方言书写会如何呢?金宇澄教授所著的《繁花》,就是一本名副其实的方言小说;它以最纯粹的上海话描绘了上海市民的生活。

  然而,由于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某地方言,所以不同籍贯的作家都一律用普通话创作,以满足大众口味来获取认同。其实,如果要深透彻骨地表达一个地区独有的特色,就得靠方言。如果方言能切实地表达出某地区文化的特色,为何又不采用方言文学呢?

  如今,普通话已经被中国人民广泛使用。然而,普通话其实不是一种语言,而只是一种发音。1913年在北平召开的"读音统一会"上,京音以一票的优势胜过粤音,成为了现在的"普通话"。其实语言这个问题,主要是要从中找到一个平衡度。比如一个福建作家想用方言出书,如果他想让上海人,武汉人,西安人都读得懂,他就要掌握这个"平衡":既不能失去当地语音传统,也不要过于偏激化,以致外地人一个字也看不懂。

  就拿欧洲作比较吧,欧洲几十个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语言,不同的语法。大部分欧洲的语言都属于庞大的印欧语系,其中包括德国,英格兰,丹麦,瑞典的日耳曼语系,意大利,西班牙,法兰西的拉丁语系;然而欧洲也包括匈牙利和乌拉尔等非印欧语系。在这种多元化的语言环境下,很多欧洲人都具备了多种语言能力,甚至还有比如瑞士和卢森堡等国家,通用超过两种语言。中国也有这种环境:在武汉,连汉口跟武昌的武汉话都有差别;而沪语也包含着江苏各地,苏北苏南的口音。因此,我认为在中国这个方言多的环境里,人们可以试着了解不同地域的方言,就像以鱼服水一样,融入这个充满南腔北调的社会。

  作词人方文山先生的所分享的话题则更新颖。他提到了由于时代的变迁,写诗创作再也不盛行了,以至于世上没有一个人能靠当全职诗人来养活自己。自从五四运动以来,诗词创作的定格被放宽,格式和规矩也变得模糊起来。因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像唐诗那么舒畅的五言七律绝句,以及豪放明朗的渗人心腑的宋词了。

  在另一方面,歌词节奏感强,吸引力大,而且在一首歌里会重复同样的歌词;这种形式更符合人们的记忆方式,而且配上音乐,歌词往往都比诗歌更受欢迎。大多数年轻人认为,音乐可以帮助诗词在一个更轻松,闲适的环境下,更好地传递出诗词的意境。

  方文山先生"把古词融入新的歌词"的结晶,其实就是一种创新。《青花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种创新,使得古词也能并入现代耳熟能详的歌词中让大家传唱。这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成就。这些古诗古词,代表着炎黄子孙文化的传承。把它们并入歌词,潜移默化地给听众上了一堂文化课。方先生还调侃说:"怪不得有些粉丝反映周杰伦唱歌时总是含糊不清呢!"其实是为了显示他所创造的歌词的深奥。当粉丝埋头钻研歌词的时候,所带来的效应会比参加一场枯燥无味的文化讲座要高出好多倍。

  对于中国的软实力,其实也莫过于利用感知与外界沟通。"软实力"是相对应于军事,政治和经济等"硬实力"而言的。它体现在文化,艺术,娱乐等内容。"软实力"的特点,其实是挖掘一个国家独有的文化,并以不同的艺术形式表达出来,渗透人心。

  当今世界,软实力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进步与否的重要指标。中国之软实力,近年来也日益强大,已在逐步发挥出其效应,如: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张艺谋的电影,方文山和周杰伦合作的中国风音乐等,已经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实践证明,一个国家若能善加利用软实力,并发扬光大,就会散发出独特的魅力,其效应或能超越所谓的"硬实力"。

  通过这次讲座,我深切感受到软实力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也衷心希望新加坡在未来也可以充分挖掘自己的内涵,向世人展示自己独特的软实力!

摘自《联合早报》,2014年5月3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