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4年4月10日
不一样的自我介绍
联合早报

城外城

常常强调"我是新加坡人",是基于对新加坡的整体认同以及集体情感的塑造,这是新加坡国民意识益发成熟的表现。与此同时,这种意识的表达也可以有更成熟的处理,更平和地看待和非新加坡人相处的公共空间,在需要自我介绍的时候,除了自己的国家身份之外,显然可以有更丰富的内容。

上周日举行的"繁花·青花瓷与中国软实力"透视中国系列讲座暨文学四月天公开论坛上,两位主讲者方文山,金宇澄的演讲引来观众的不少发问。有趣的是,当论坛主席按惯例要求提问者对自己简单介绍后再提出具体问题,有提问者是这样开场的:"我是新加坡人,我的问题是…",其后便如同设立了一道范式一般,接下来几位都是萧规曹随,纷纷以"我是新加坡人"作为开场白的自我介绍。

提问者如何自我介绍,其实看得出他/她希望如何将自己的思路与主题建立联系,因为这样可以方便主讲者以及公众更清晰地了解提问者基本的职业背景,大致的知识结构,对有关课题建立对话的基础,从而形成良好的互动,达致讨论的效果。身份或国籍当然也可能会是一个重要的背景,尤其是当讨论的是移民或是区域乃至国际关系等领域的课题。但是,多数时候话题是跨越身份和国家的,身份与问题本身并无直接联系,这时候用"我是哪里人"的方式来涵盖自我介绍的内容,会显得有些突兀,而当这种说法在公共空间里成为集体接纳的方式和规则,大家都如此效仿,无意之间似乎成为一种集体认同意识,这就有些意思了。

脱口而出的"我是新加坡人",或许是提问者不确定该如何介绍自己,面对两位外国讲者,选择直接凸显身份。深一层想,也是身份认同强化意识造成的结果。这种情况背后的心理意识乃至无意识,下意识,或许与新加坡的环境和社会空间有着关联关系。

这和龙应台的故事不一样。龙应台几年前在大陆演讲,回忆当年台湾是讲"祖籍"的。任何人问龙应台是哪里人,她理所当然回答:"我是湖南人。"一路做"湖南人"几十年,直到1979年她在纽约生平第一次见到一个真正的"共匪"站在她面前——刚刚从湖南出来,一口浓重的湖南腔。有人冲着他问"你是哪里人",他说"我是湖南人",问话者接着就回头问龙应台"你是哪里人"——她顿时愣住了,蓦然惊觉:"我不会说湖南话,没有去过湖南,对湖南一无所知,老乡站在面前,我登时就说不出话来。这一辈子的那个'中国梦'突然就把我懵在那儿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震撼──原来啊,我是台湾人。"

"你是哪里人?"在不同时空不同语境下,必定带有不一样的意味,最终都是基于环境而选择的答案。人们一般是在公共空间里才需要确认自己的身份归属。而在公共空间里选择什么样的标志,方式来对自己的身份进行确认,跟所处的整体社会环境,沟通对象,舆论影响,共同情感等等密切相关。跟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是,在新加坡常常会看到有人还没有被问到"你是哪里人"时,就会自觉,明确,公开表明自身身份。

出现这种现象,和人口组成有直接关联,540万人口中40%左右是包括永久居民在内的非新加坡公民,这批非新加坡公民有相当比例的人其实在种族,文化,肤色上和新加坡人的差异性未必那么明显,和新加坡本土公民一起分享生活,工作,文化,休闲等公共空间,因此,在一些时候,新加坡本土公民需要明示自身的身份以示区隔。

另一方面,深层的心理原因也可能包括通过明确自己的身份,强化主体意识。正如去年1月公布的人口白皮书中提及:"如果我们引进过多的移民和外籍员工,我们将削弱国人对国家的认同感与归属感,使国人产生一种被挤出自己家园的感觉。"在某个公共空间感觉到组成的多元性之后,以新加坡人的身份作为自我介绍的标志,并形成集体意识,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此外,在公共空间进行表述时,本土新加坡人也可以借助身份的明确,以清楚地界定自身社群看法和思考形成的原因,以及和其他背景的人差异何在。这和社区认同感的层次有些类似。一般公众对自身社区的认同和归属感,来自日常生活中日积月累的接触,交流和对成长环境和地理空间的熟悉,比如邻里的商店,巴刹的摊贩。也有基于政治选区形成的所谓"波东巴西人","后港人"的认知,因为与其他选区存在明显的政治划分而形成特殊的集体身份确认。这是一种政治区隔形成的放大效应,其中包含某种对于社会和政府的诉求。但更高更深层次的社区认同和国家认同,则来自对社群集体想象和集体身份的认同。

社会心理学将"共同情感联系"(shared emotional connection)列为形成社区认同感的决定性条件。作为城市国家的新加坡,"共同情感联系"同样是在国家层面形成和确认集体想象的重要基础,而一句"我是新加坡人"就可以引起深刻的共鸣和集体意识。

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来人才抱以开放和欢迎的姿态,是新加坡保持活力和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之一,近年来政策的制定,实施和调整的过程,反映出治国者在理念,民意应对等多方面的考量。相对而言,民间的参与更多是直接接触和直观感受,有些时候会因为某些特定的事例带来情绪的反弹或心理的落差。因此,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的情绪,归属感和心理认同,有可能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和表达出来。新加坡整体人口生态环境的变化,使得"我是新加坡人"的国家认同,因为有了强烈的参照而不断强化。

常常强调"我是新加坡人",是基于对新加坡的整体认同以及集体情感的塑造,这是新加坡国民意识益发成熟的表现。与此同时,这种意识的表达也可以有更成熟的处理,更平和地看待和非新加坡人相处的公共空间,在需要自我介绍的时候,除了自己的国家身份之外,显然可以有更丰富的内容。

摘自《联合早报》,2014年4月13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