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2年12月17日
林少明医生

联合早报

尘人凡语

赵萍

  1965年,我受雇于上海书局,职务是推荐现代版中小学教科书及现代儿童文库。我每天都游走穿梭于本地 各华文中小学校,同伴是驾车同事。当年,四轮小货车装设空调不普遍,驾车同事烟瘾很大,为了消除疲劳,驾车的同时口衔香烟一支接一支,终于,不幸的事发生 在我身上。他口衔香烟的一小撮火红烟灰,意外地飞到我右边张开的眼角,因为我戴着近视眼镜,烟灰停留在眼皮,我感到剧痛而把眼皮紧紧闭住,然后到路边用水 洗除剧痛,发现右眼呈现血红一片。我赶紧到药房急救,医生检查后认为伤势严重,事不宜迟,马上写信要我即刻到中央医院眼科部求诊。


  当时的眼科部主任,正是今年"通商中国成就奖"得主林少明医生。他为我仔细检查后说:"以后当眼睛突然有东西飞进感到不舒服或刺痛,应马上尽量睁开或用手拉开眼皮,叫身边的朋友或路人,用口替你吹一吹,千万不可紧闭或用手揉擦……"


   因为林医生很忙,就由他的副手卢医生医治我的眼疾。我在医院留医几天后,因香烟尼古丁毒性发作,整个右眼肿胀如一个乒乓球,不能睁开。稍后,卢医生要到 英国深造,他启程前的一个晚上,与林医生在我病床前细声交谈,因怕尼古丁毒素会影响我的左眼视力,他向林医生说出他的想法:在迫不得已情况下,只得把右眼 珠挖掉。林医生却认为,我正当壮年,他将尽力设法拯救。当时我闭着双眼躺在病床上,但他们说话我听得很清楚。


  后来不知是林医生向欧洲药厂搜寻 有关医疗眼睛受尼古丁毒素伤害的药物,还是有关新药物正好问世,大约几天后,一名护士长领着女护士为我右眼敷药物并加以包扎。晚上,林医生来病房巡视,问 我敷药后感觉如何?我答:"不会疼痛,感到舒服。"当晚我感觉肿胀逐渐消退,因为我的眼珠可以转动了。


  第二天早上,林医生在护士长与女护士等陪同下,来到我的病床,林医生吩咐护士解开包扎和封着的右眼。看见我右眼肿胀彻底消退,他高兴的拥抱着我,显露出医者父母心的崇高医德。


  如今,我的右眼恢复七成的视力,林少明医生的付出,我终身感恩。

摘自《联合早报》,2012年12月17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