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2年5月24日
美国汉学家傅高义:虽很难像邓小平大改革 中国新领导班子仍有作为
联合早报

傅高义认为,如果几乎肯定会继任为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和其他政治局常委在十八大后能够统一意见,他们依然可以动用中央集权的力量来推行新的反腐措施,或拓宽民主的范围。

  不管中共十八大(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上台的中国领导人是谁,他都很难再像邓小平当年那样大刀阔斧地改革,但如果新领导班子团结一心,还是能有一番作为。

  在新加坡管理大学和美中华经济与商业教授基金的邀请下到访本地的美国著名汉学家傅高义(Ezra F.Vogel)教授昨天在新大的记者会上表示,十八大召开前夕,中国社会对打击腐败和推行民主程序的呼唤日益强烈,而中国领导人也感受到了这一压力。但他认为,目前的中国领导人已不具备邓小平当年推动改革开放时的机遇和能力。

  身为邓小平研究专家的傅高义认为,邓小平丰富的经验、阅历和威信都是后来者难以超越的:他领导过各种战役和运动,也有丰富的中央和地方工作经验,在军中和党内都享有很高的威望,并曾在法国和苏联生活过。而邓小平在上世纪70年代末掌权时,也正是文革之后、中国百废待兴之时,这些对于今天成长在体制内的领导人来说,都是很难达到的条件。

  傅高义还以开公司来打比方,说明用自己的资金和外部人脉来创业的创始人,自然有更多机会和权力来进行大胆尝试,但十年之后在公司体制内成长为总裁的人,就不再有那样的资源和威望去做相同的事情。

习近平或会强势推进改革

  但他也相信,如果几乎肯定会继任为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和其他政治局常委在十八大后能够统一意见,他们依然可以动用中央集权的力量来推行新的反腐措施,或拓宽民主的范围,"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傅高义也说,当邓小平在广东设立特区进行经济改革时,担任广东省长的就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而在1987年,几乎所有的中共高层都在批评推行政改的胡耀邦时,习仲勋是少数力挺胡耀邦的领导之一。因此他认为:"如果习近平继承了习仲勋的某些特质,那么结合当年其父的作为和当前的社会压力来看,他还是可能在上任后更加强势地推进改革。"

  回顾中国的改革进程,傅高义认为邓小平在70年代末起的作用至关重要。他说,在中国社会关键的转型期,邓小平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支持,给经历变革的人们提供坚定的信心。

  傅高义指出,邓小平在改革初期,并非像许多人说的那样,是脑海中有清晰蓝图的"总设计师",但也不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邓小平很清楚,中国要向现代化发展,要提倡科学技术,要搁置无谓的政治讨论,让人们投入到经济建设中去,而他的坚定领导,是中国在转型后获得辉煌经济成就的保障。

邓小平留下两大政治遗产

  在傅高义看来,邓小平不光带领中国人摆脱贫困,留下国富民强的经济遗产,也留下两大政治遗产:一是推行领导退休制,二是打通中国与外界接触的国门。

  傅高义指出,在邓小平之前,中国领导人享受终身制待遇,而邓小平推行的退休制则有效地约束了领导人的权力。而在80年代初,他也改变中国人"怕跟外国人接触"的封闭思维,帮中国打开对外交流的国门。傅高义说:"这虽然在狭义上算不上政治改革,但我认为政改不仅是指国家内部的关系,也表现在跟外国的关系。"

  因此,傅高义认为研究邓小平这位改革先驱就是了解当代中国的必经之路。这位81岁高龄的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倾十年之力,在去年完成《邓小平与中国的变革》(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一书。

  这本广受讨论的著作日前在香港推出中文版《邓小平时代》。傅高义透露,这本书未来可能也会在中国大陆出版。他笑称,希望中国领导人读过此书后能温故知新,将邓小平开创的改革继续下去。

  傅高义教授昨天在新大举办的英语讲座吸引了约400名公众到场,由于人太多,主办方不得不另辟一个房间进行现场转播。傅高义教授本周六下午将在报业中心礼堂以华语主讲"邓小平与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报名已满额。

傅高义:两周前长谈
薄瓜瓜并非纨绔子弟


  《华盛顿邮报》日前报道,薄熙来之子薄瓜瓜近日曾就家庭变故问题拜访傅高义。傅高义在昨天的记者会上确认有此事,并补充说,薄瓜瓜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是个纨绔子弟(playboy), 而是一个"认真的年轻人"。

  傅高义回忆说,薄瓜瓜两周前找他长谈,探讨未来的出路。他表示,薄瓜瓜十分关切双亲的遭遇,也在思索自己此刻应该做些什么,而他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公开言行只会引来更多问题,现在最好还是保持沉默。傅高义说:"我认为他的决定是明智的。"

  他也透露,原本计划在毕业后回国的薄瓜瓜,现在打算留在美国继续修读法律。傅高义建议他利用毕业和入学之间的空档期从事教书之类的公共服务,以稍微淡化公众对其"纨绔子弟"的既定印象。

  傅高义自言对薄瓜瓜的了解并不多,但从那天的谈话中感觉他是个认真用功的学生,与外界的传闻并不相符。

  他说,薄瓜瓜学习很努力,知道的东西也很多,要想进入哈佛肯尼迪学院并通过考试,也只有认真的学生才能办到。

  他补充说:"年轻人有时会放纵享受(young people sometimes have a good time),但光凭这样就说他是纨绔子弟,我认为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不能只凭"六四"事件就否定邓小平

  在傅高义撰写的《邓小平与中国的变革》出版后,有评论认为书中对"六四"事件的描述过于偏袒邓小平,是该书一大败笔。傅高义则重申,他只是尽到自己身为邓小平研究者的职责。

  傅高义说,邓小平在"六四"事件时造成流血伤亡的确令人发指,如果自己是在场的记者,也会对此感到愤怒。但他认为,作为研究邓小平的学者,要尽量去了解邓小平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如何考量后果,"如果因为我试图去重现他的想法,就被说成'立场太软',这是不公平的。"

  傅高义也表示,自己并没有为邓小平开脱,而是客观全面地描写了当时发生的事情。他说,一名重视民主人权的学者评论此书时指出,书中对"六四"事件的描写都是非常客观、平衡与全面的,"认真的学者读过我的书后就会知道,'提供邓小平做决策前的想法和背景'与'过度赞美他'之间的不同。"

  他还以美国"开国之父"杰佛逊和华盛顿作类比,称他们拥有黑奴,奴役他人"也是很可怕的",人们可以对此进行评价,但却不能因此否认他们在建国方面的历史贡献。同理,不能只凭"六四"事件就否定邓小平的历史功绩。

  傅高义也庆幸这本书在"六四"事件发生23年后才出版发行。他说,如今离1989年时间已够长,让那些因"六四"而对邓小平不满的人冷静下来,用更客观和全面的眼光来看待他。

摘自《联合早报》,2012年5月24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