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2年7月15日
高峰下的矛盾
联合早报

城外城

中国目前正在形成三个高峰:一是国家的影响力达致前所未有的高峰。二是随着中国人出国机会的增多、消费能力的增强,形成了中国人与外界交往、对外接触的高峰。第三,这也正是中国人与海外华人之间感受彼此差异、体验彼此差异及其造成矛盾的高峰。

  台上在演讲、台下却频传擤鼻涕的声音,并肆无忌惮地使用纸巾清痰,实在是令人不爽的事情。慧眼中国论坛的一场分组讨论会上,来自复旦大学的一位教授就是如此重复着这样的行为,然后往桌子上一放,最让人同情的莫过于坐在他身旁的一位外籍女性,看着桌子上摆放在面前的一堆糅杂着鼻涕与痰的纸巾团,面露痛苦之色,坐立难安。

  这位教授在自己的那场讨论中,除了抱怨新加坡的物价比中国贵很多之外,还有诸多令全场愕然的惊人之语。而在他来新加坡发的微博里更看到诸如新航"空姐都是马来西亚紧身旗袍"、新加坡"那里将来可能是我们'第32个省'","新加坡好多高薪高知好女被剩了,可能和男同龄人多去服兵役有关,建议她们嫁给中国人民解放军"等等雷人句式。

  这种近乎无知的絮语,网络上亦比比皆是,但出自复旦大学的教授之口,确实令人震惊。但再比照其后来在会场中的公开行状,倒也其来有自,并非完全莫名其妙。

  如此言论,自然会引起众多围观和评论。网上的评论、跟帖中,在谴责其荒谬之余,还有不少人抨击他这样的言行可能令在新加坡和海外生活的中国人也成为被批评的对象。原本属于教授的个人行为,为什么大家心理深处会有这种整个群体受到牵连的顾虑?

  这种集体敏感,事实上有很多值得探究之处。往大了说,很多人心里常常会有被代表的群体意识,容易分担羞耻。直接来看,在新加坡,因为孙旭、法拉利、移民政策改变、本地人对外来移民的批评等诸多事件的影响,在新加坡的中国移民心理上正处于不安的脆弱期。对照来看,不仅仅在新加坡,另一个大陆的境外之地香港,民间同样涌动对大陆移民的情绪。在网络传播的快速推动下,不同地方的华人之间容易制造出共鸣的集体心理。

  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对大陆民众的教育、塑造以及整体国情形成的国民性格和特点,与新港台的华人渐行渐远。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在外界的印象中,整体而言仍是一种趋于含蓄、保守的形象。近十年,中国力量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在对外舞台上充分展示话语权,目前正在形成三个高峰:一是国家的影响力达致前所未有的高峰。二是随着中国人出国机会的增多、消费能力的增强,形成了中国人与外界交往、对外接触的高峰。第三,这也正是中国人与海外华人之间感受彼此差异、体验彼此差异及其造成矛盾的高峰。

  外界在感受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强悍消费力之时,也在最广泛的层面上,近距离接触中国社会几十年形塑的结果,切身感受不同的社会范式、交往习惯之中存在的差异,而这种差异,是只有在亲身经历之后,才确切体认到甚或超出此前的想象的。

  在外界直接接触到的走出国门的中国人身上,承载了大陆多年形成的种种社会规范,从社交礼仪、交往模式,到饮食习惯、公共场合的姿态,大多具有鲜明的中国式的特征。有些是令人欣赏的,能够赢得尊重。但有些为人诟病的行为、做派,带有中国社会形成的根深蒂固的特点,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难免有时形成不受欢迎、甚至遭致有些"莫名敌意"的形象。在与新加坡、香港等地的华人交往时,这种差异所造成的冲击变得更为显著。

  在几天前闭幕的慧眼中国环球论坛对话会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回答听众提问时也指出,中国人和大部分新加坡人同是华族,但不同地域的人无论在习惯、态度和价值观上都会有所不同,例如新加坡人觉得中国人讲话腔调不一样,想法也不一样。对于这些差异他表示理解,并鼓励中国人和新移民尝试适应和了解新加坡的文化和价值。

  与此同时,和中国人益发自信如影随形的,则是一部分人身上表现出的从心理弱势到心理强势,日益不在乎外界的社会规则,肤浅地认为不改变自身的缺点,就是一种自尊。实力的转换,带来的不仅是物质上的此消彼长,而是渗透到内在心理的水涨船高,因此一些人在行事风格、语言交流中的"我行我素",有者甚至唯我独尊。这样的心态在过往的几十年间没有条件展现,或者没有机会表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便一些人认识到一些问题,也在经济数据的繁花似锦之际,在自信心的无限膨胀之中,不愿正视,对自身的不足缺乏改变的动力,甚至自然而然地衍变成为合理化的理由,强化了外界对中国变化是"越来越中国"的认知。

  与台海两岸民间交往开始不久相比,香港和新加坡就成为大陆民众最为贴近的华人聚居地。然而,新港陆三地华人的形象在彼此的视界里显然有差距,自我设定和实际接触有明显的距离。近年频频发生在香港与大陆居民之间的纷争,如香港导游事件、地铁吵架事件、北大教授骂人,以及在新加坡的类似事件,加上充斥网络上的言论,渐渐撕开乃至拉大彼此心理之间的缺口。

  在香港、新加坡、中国大陆三地华人彼此互动日渐增多的时刻,在民间存在诸多情绪的时刻,在外界从国家到民间都在调适、重新适应中国的时刻,生活在海外的中国移民或留学生,对复旦教授的大放厥词有如此顾虑,也就可以想见了——虽然他的这些雷人之语,只能当个笑话来看。

  (作者是联合早报网主编兼《新汇点》主编)

摘自《联合早报》,2012年7月15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