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2年7月10日
学者:从三大挑战判断中国风险
联合早报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黄靖强调,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必须应对三个严峻挑战:如何管理好8200万名党员、缓解贫富差距,以及回应民众日益高涨的参政诉求。把三项挑战加在一起,分析应对这些挑战的困难,外界就能看到中国面对的风险有多大。

     即将接班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必须应对三个严峻的挑战:一、如何管理好8200万名党员;二、缓解贫富差距;三、回应中国民众日益高涨的参政诉求。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黄靖昨天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中发言时强调,把上述三项挑战加在一起,分析应对这些挑战的困难,外界就能看到中国面对的风险有多大。他警告,与前苏联等其他大国一样,中国最大的危险来自其内部世界。

  他说:"最具毁灭性的力量,都来自内部。"

  针对主持人巡回大使许通美的提问,黄靖在"解读中国领导人换届"的主题讨论中指出,中国共产党现有8200万党员,队伍看起来很强大,但是北京对党员的控制力,尤其对领导干部的控制能力,实际上每况愈下。

  这不仅是由于党员贪污腐败,而是因为中国的发展不均衡,利益多元,以致政策的相互排斥成了一个主要问题。

  例如,一项政策如果对上海有利,四川人就不满意;如果对青海好,广东人就生气。地方干部要想把工作办好,就不能遵循中央的政策。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冲突,以及地方内部的冲突,使高层管好党员干部日益困难。

  中国的地区差异也加剧了贫富分化,历时数十年的投资驱动型经济,更使得劳工薪资一直保留在低水平,凸显经济重组的必要。

  新一届领导人面对的第三个、也是最根本的挑战,根植于工业化与城市化的结果——与过去相比,中国人在经济上独立,对土地的依赖减弱,自由迁徙能力大为增强。黄靖说:"一个人经济上独立,在社会上可以自由活动,他成了一个公民,价值观就不再是以忠心为基础,而是更围绕于自由、公平、法治等理念。"

  人民要求更大的参政权,要求参与政策制定过程,已经不可避免。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民族主义也在抬头,加剧问题的复杂性。

  但黄靖乐观地相信,中国领导人都看到上述风险,认识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改革已到了"不成功便成仁"的临界点。与此同时,他判断中国在短期内还不可能爆发革命,因此寄望中国通过渐进性的改革,达到革命的成果。

薄智跃:加强法治是主要课题

  同席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薄智跃则补充说,中国共产党还必须完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型这项未竞任务。

  薄智跃用8200万党员解释说,如果作为一个国家,中国共产党将在世界上人口排名第十六的国家,要向执政党转型,如何加强法治是主要课题。

  中共将在今年底举行第十八大次全国代表大会(简称"十八大"),并由此产生新一届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以及政治局常委。昨天下午的与会学者基本认为,现任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以及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双接班格局,已大局抵定。

  来自华盛顿的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副总裁包道格并注意到,习近平本月7日在北京参加"世界和平论坛"时,重申中国寻求和平发展的决心。

  包道格提醒说,美国将外交政策再次向亚洲倾斜,中国媒体对此发表了很多凸显双边紧张,批评美国围堵中国的评论,但是中国高层并没有做出这样的表述。

  他特别指出,几个月前,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进入美国使馆,事情最终在中美合作下落幕,就说明中美已经培养起一定程度的互信。

包道格:罗姆尼当选
将对华采取强硬态度

  2012年不止是中共高层换届年,美国也将举行总统选举。包道格在答问时说,如果奥巴马连任,中美关系会按照当前的基调发展,反之如果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当选,有相当强的信号表明他将采取更为强硬的对华态度。

  包道格说:"倘若今年中美领导人换届,会导致两国关系在未来几年里出现较大变化,这些变化将更多来自美国方面,而不是中国。"

摘自《联合早报》,2012年7月10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