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1年11月29日
驻北京6年半韩咏红客观冷静描绘中国
联合早报

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只带了一台相机、手机和笔记本,她就只身进入了汶川地震灾情严重的震央——映秀镇。
 
回想起2008年的那一天的简单行囊,派往采访四川五一二大地震的《联合早报》北京站首席特派员韩咏红的解释却异常简单。“都到那里了,就试着进去吧。”
 
 
最早进入映秀镇境外记者之一
 
  凭着记者的职业直觉与冲劲,她辗转搭到深入灾区的便车;因拒绝放弃不愿回头,她还徒步翻越崩塌的山石。耗了六七个小时后终于抵达灾区,成为地震后最早进入震央的境外记者之一。
 
  震央灾民的顽强生命力,给了她无限感动、震撼;她笔下的映秀镇,则为关心灾情的新加坡与中国读者捎来了珍贵的信息。
 
  派驻北京近6年半,韩咏红一直坚持以客观冷静的笔锋描绘中国。这为她赢得了同行和读者的肯定。她那篇映秀镇的报道,事后被中国国内媒体选为内部参考范文;多年来对中国现状的深入分析,也让她荣获今年的新加坡“通商中国青年奖”。
 
  对于得奖,她是即意外也开心。意外,因她从未想过会获新闻写作以外的奖;开心,也正因为在写稿之外,记者为社会提供资讯、塑造社会认知、启动话题讨论的价值终于获得肯定。
 
  通商中国去年设立“通商中国青年奖”,就是为表扬活跃于中国或新加坡,并对促进新中友好关系起到影响的杰出青年。
 
  在派驻中国前,韩咏红是《联合早报》副刊组的文艺记者。在那五年里,她唯一接触到的“中国新闻”就只是“偶尔来新访问的中国表演团、学者和作家”。
 
  虽然自知缺乏基础,但当主管问她是否有兴趣外派时,她“只考虑了十几秒”就答应了。她笑说:“我知道会很辛苦,但能够尝试新事物,即有挑战性又能拓展见识,待遇也有保障。为什么不呢?”
 
  她因此很珍惜和感激早报给她这个外派中国的机会。“一些人得付钱上大学来得到这样的经历,而我是有人付钱让我来接受‘中国学’这门教育的。”
 
  为了更好地掌握这广袤土地的多样面貌,韩咏红驻京期间一直积极走访不同地区。至今,她的足迹已遍布中国32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而北京奥运会、西藏骚乱等中国近年的重大事件也都可发现她的影子;采访过的部级高官、学者、艺术家、上访者、下岗工人……每一把声音也都不断丰富着她对中国的认识。
 
 
新加坡“中国通”还不够
 
  新加坡政府多年来一直希望能栽培更多对中国有深刻理解的新加坡人,并先后在学校设立双文化课程、推出公务员海外发展计划等。但从新加坡的长远发展来看,韩咏红认为深入理解中国的新加坡人还是太少了。
 
  “以基本中国知识而言,新加坡人懂的比很多其他国家的人多,但深刻了解的少,因为这真的不容易做到。中国太大也太复杂了,在明文的制度外,社会还有另外一套无形的运行规则,没有一本书能帮你读懂中国。要了解她,你需身处其中,亲身体验。”
 
  以自己为例,韩咏红说,她刚到中国的首两年“连自己不懂得什么都不知道”,直到第三年起才开始慢慢“看懂”中国,而且她强调,只是“开始”看懂,离真的懂还远着呢。
 
  但也因为有了更多的理解,她希望自己独立中肯、尽力公允的笔触,能为纯粹从西方观点看中国的新加坡人提供更全面的新视角,并同时帮忙推动中国社会继续前进、发展,各项机制继续改善。
 
  她相信,中国的崛起是大势所趋,这过程很难因个别人或者国家的意志逆转,在这个过程中,像《联合早报》这样的新加坡媒体,可以通过客观的描述与善意的批评,来促进中国与外界的相互理解,让中国人生活环境由此改善,那对中国与对世界而言都会是件好事。
 
  “中国当然不会因记者写了什么就突然改变,但至少中国是愿意听意见的。”
 
  韩咏红坚信,时间久了,媒体的报道将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无数的中国国内记者与外国记者都在做这项工作,尽自己微薄的力量。”
 
  到今天为止,她依然认为当年决定到中国,是她人生中最重要,也是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有些决定,不用想太久。十几秒钟也够了,大局是什么,大趋势是什么,看准了,枝枝节节的考虑不该误了大的方向。”
 
摘自《联合早报》,2011年11月29日



《 返回

活动摘要

2011年11月28日
2011年通商中国奖成绩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