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1年7月12日
尚达曼:未来10年中国将在中高端制造业崛起
联合早报

慧眼中国环球论坛
 
尚达曼指出,中国未来10年内将出现两大重要改变:一是生产力迅速提升,知识型白领族的崛起;二是中国国内企业盈余不会继续像过去一样外流,其储蓄与投资必将重新找到平衡点,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市场利率将明显上调。


  副总理尚达曼认为,中国未来10年将在全球中高端制造业领域崛起,并结束其一贯向发达经济体大举出口资本的做法,这两种转变都会对全球带来巨大的挑战和机遇。
 
  不过,如果应对得当,中国未来10年的大转变将会是个有利的局面。
 
  尚达曼昨天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的午餐演讲会上指出,中国未来10年内将出现两大重要改变:一是生产力迅速提升,知识型白领族的崛起;二是中国国内企业盈余不会继续像过去一样外流,其储蓄与投资必将重新找到平衡点,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市场利率将明显上调。
 
  他说:"目前的一大危险是把过多注意力放在过去的问题上,却没有关注到中国接下来发生大转变所带来的真正挑战,这将是一个全新的环球化阶段。"
 
  尚达曼也是财政部长及人力部长。他指出,中国沿海城市从大连到南部城市珠海等地劳动队伍的薪金不断上涨,其实是生产力正加大力度提升,以及积极朝更高的价值供应链迈进。
 
  中国发达的教育制度造就大量高素质的劳动力,中国也逐渐转型成为全球的创新中心。中国的生产力也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
 
  他说,跨国公司在中国聘请会计师,其技能在一年内就能显著提升到合理的水平。此外,软件工程师、建筑师等已经不再只局限于发达经济体独自享有的高薪工作。
 
  很快地,中国将在中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领域分一杯羹,发达经济体必须面对这样的竞争问题。
 
  这在目前仍然受金融危机余波笼罩、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欧美等国,更加雪上加霜。因为这些失业的白领人士已经无法再找回过去那种收入的职业。
 
  此外,中国中部和内陆如东北部省份的低技能工人供应也并不缺乏,因此换句话说,中国不仅继续在低技能的制造业领域与国际竞争,还要进驻中端和高端制造业。
 
  尚达曼说,中国正在积极将许多城市打造成知识城,而从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国家白领员工崛起的现象,可以了解全球正在发生一项根本性的变化,而每个人都要去适应这样的变化。
 
  "这些根本上的改变将迫使(各个国家的)政策从供应面而非需求面上出发,重新考虑培训在职场的每个人、公共学府的教育系统,以及在每个新经济领域中,如何提升员工的生产力。"
 
  在谈到中国国内可能出现盈余减少的问题上,尚达曼指出,中国逐渐转向消费型经济体,储蓄率肯定会降低。国营企业现在也必须分派其盈余,加上中国劳动人口也将逆转下降,这都对储蓄造成压力。
 
  由于高达三亿的人口城市化的需求,中长期来看,中国的基本建设投资将保持强劲。这将消除目前储蓄与投资不平衡的情况,但也意味着目前低利率的大环境不会持续很久。
 
  尚达曼说:"我不是在为接下来两年的利率作出预测,但如果你看未来五年,很肯定未来十年,很难不得出全球的实际利率包括美国将显著增加的结论。
 
  "对于很多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财政挑战,因为它们公共债务的融资成本将更高。"
 
  然而,这也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将迎来更多的资本。尚达曼认为,在此动力下,亚洲将需要进一步发展自己的资本市场,目前的进展远远不够。
 
  尚达曼在午餐演讲会后回答现场观众提问时说,相对中国在国际贸易上的重要性,人民币目前"不成比例地未被充分利用",因此未来10年人民币更加国际化是不可避免的,而新加坡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可以扮演协助的角色。
 
  他认为,随着沿海城市人口富裕,人民币的实际汇率将会走强,以避免通胀风险加大。
 
尚达曼也相信,迟早会有非欧洲人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干事,但这必须是在该人选的能力可以让各国包括发达经济体都信服的前提下受委,而不是为委任一名非欧洲总干事而当选。
 
 
摘自《联合早报》,2011年7月12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