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1年7月12日
郑永年预测新一届政治局常委
联合早报网

在今天早上的慧眼中国论坛上举行的中国转型中的社会政治形态分场讨论中,与会者对中国新一代的政治局常委人选进行了热烈讨论。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院院长郑永年博士在谈及江泽民如果去世对中共的影响时说,其实就如民主政体一样,中国的政治发展其实也是可以预 期的。
 
因为中国的遴选制度和流程是可预期的。当然中国的体系有其不同的地方,多元化是其中重要的一点。中国的体制有内部的多元化。看北京的城市安排可见一 斑。中南海在中心,正如党在中心一样,其次是政府,再外围是人大。在西方,你可以在执政党外保持独立,但是在中国你必须进入体制。党是一个海纳百川的党, 不单代表工人农民,政治的进程可能被几个家族主导,但中国还是一个庞大的党,靠几个家族得到主导权,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目前已经有很多呼唤党内民主的声音。而中央政治局委员有9位成员,意味着非常困难让一人主宰。另外,中共内部也有任期和年龄的限制。所 有党员只能作2任,起到了西方的总统选举制度类似的效果。即使像朱镕基一样被受欢迎,也要两任后退休。这个制度非常重要,它避免了个人独裁。当然中共目前 还没有全面完整地确立的党内民主机制。
 
郑永年(左二)指出,中国的政治发展其实是可以预期的。
  另外,中共的干部交流制度也很重要。如果生在广州的干部,就不能在广州做领导,以避免地方利益的坐大。
 
  在新加坡,领导人的年龄限制被视为浪费人才。但是在中国,无论你再有能力,65岁就一定要下,这让党内的新陈代谢非常迅速。新加坡和中 国建交时,中国的领导人比较年长,但现在的情形正好反过来。以此来看,中国虽然没有建立一个西方民主的制度,但是中国建立了一个有西方元素的任人唯贤的制 度。
 
  从这个角度来展望中国领导人的更新,有确定和不确定因素。两个确定因素是习近平和李克强肯定会上来,能保证体制的稳定性。而政治局9个 名额,还有7个名额可供竞争,但是适合的人选有限。如果按照前两届“七上八下”的惯例,俞正声、薄熙来、王岐山、张德江、李源潮、汪洋、刘延东、刘云山、 张高丽将竞争这7个位置。
 
  当然还有其他规则,论资排辈的话,俞正声、张德江、刘云山将有优势因为他们已经两届进入政治局。另外的四席中,王岐山、李源潮的能力已经受到肯定、薄熙来近年来在重庆的工作也受到认可。看来汪洋、刘延东、张高丽将竞争剩下的一席。
 
  中国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在于中国的新领导层需要面对的挑战。他认为不必要太多关注谁上了哪个位置,观察家应更多地关注中国的社会经济课题。
 
  路透社中国首席记者林洸耀则提出可能有的惊讶和机密元素。习近平应该会成为总书记,而李克强将成为总理。但如果有意外的话,就会有很多 的不确定因素“刘少奇原本要接毛的班,但死在监狱,林彪也死于坠机。接替邓小平的胡耀邦也不久去世,赵紫阳则被拉下马,杨家将也都出局。”
 
  他认为现在的中国没有强人,强调集体领导。其实没有人能够确定谁能进入常委,不能说完全不会有意外。
 
  他的另外一个关键词是机密。中共是全世界最不透明的政党。在1992年的十四大上,新华社记者因为把演讲稿透露给香港报章而被判无期徒 刑。香港记者也被驱逐出境。在十六大,美国报章有两条独家,透露了开会日期和江泽民会继续留任。17大时,没有新闻记者被抓,但还是不透明。目前外界只能 知道十八大将在2012年的秋天举行,但中国会提前一年准备党内文件,大家都在广泛关注胡锦涛的讲话。除此之外,很多事情都属于未知。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亚洲项目主任克里布朗则指出,应该把中国看成政治力量,而不是政党。共产党不喜欢惊喜,不可预料的结果,所以对政府来说,需要大力管制来减少不可预料的结果的发生。
 
 
摘自《联合早报网》,2011年7月12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