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0年5月25日
资深传媒人钱钢:正义、敢言传媒崭露头角
联合早报

钱钢说:"在香港这七年,刚好看到中国社会和传媒的巨大变化,而我在香港能够更客观地看到事实,读到在中国读不到的书。所以,我很喜欢香港。"
 
  在摄氏30度高温下,由港大本部大楼开始爬楼梯和坐电梯,途经图书馆、到孙中山塑像,再到庄月明文娱中心,10多分钟后,终于汗流浃背地来到仪礼堂了。敲门,开门,发现眼前的钱钢,穿得非常随便。
 
  进入办公室后,以为他会坐在办公桌前正中的"大班椅"上接受访问,谁知,他只坐在本来提供给客人坐的小椅,而他的手提电脑还一直开着。
 
  我们的话题,就从他不喜欢坐这张"大班椅"开始谈起。
 
  他笑说:"对,我不会坐在那张椅上工作。所以,学生找我时,会发现我是背着他们的。"
 
  作为资深传媒人,钱钢习惯正面待人。现在,竟然为了不跟"大班"拉上关系,就宁愿背面向着学生了。
 
  钱钢是著名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作者;他曾作为常务副主编,在1998年至2001年主持中国最优秀的报纸《南方周末》笔政。
 
  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学者了,但仍是不脱传媒人本色,不但没有架子,而且,看来还是一位坚守实用主义的人。
 
  钱钢在2003年沙斯肆虐期间到香港,现担任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CMP)主任。
 
  钱钢说:"在香港这七年,刚好看到中国社会和传媒的巨大变化,而我在香港能够更客观地看到事实,读到在中国读不到的书。所以,我很喜欢香港。"
 
 
用"3C"形容
传媒生态环境
 
  近两年,无论到台湾出席研讨会,还是在香港主持传媒人学会,钱钢均以"3C"来形容现今中国传媒的生态环境,这"3C"就是:Control(控制)、Change(改变)、Chaos(混沌)。
  他解释,过去中国传媒是党的传声筒,但随着改革开放,传媒也逐渐走向商业化,传媒扮演的角色不复过去,像《南方都市报》这类正义、敢言的传媒也逐渐崭露头角。
 
  但钱钢也提到,从2000年的"冰点事件"及政府禁止异地报道等例子可发现,中国箝制新闻自由的情况依旧存在。
 
  他说:"而且,官方对于传媒的控制手段越来越精致化,'既要听话,又要挣钱',成为许多媒体负责人的现实选择。"
 
  对于这个"3C"理论,钱钢最近有了新的看法。
 
  钱钢说:"3C仍然存在,'党管传媒'未有松动,但商业化和互联网正深刻影响传媒生态,'改变受到控制,控制亦在改变',局面更为混沌。"
 
  在当今互联网世界上,有"WEB 2.0"这个词,形容那些终日在家上网的年轻人,将以前"WEB 1.0"时,要出外到网吧打机,升级至只需留在家中便能与朋友对玩。
 
  至于中国大陆官方对传媒的控制,钱钢也以出现一个"2.0"版本来形容:"由过去'1.0'版本的'什么都监管';升级至现在'2.0'版本的'速报时事,但慎报原因'。"
 
当局抢夺
突发事件话语权
 
  钱钢发现,当中国社会上有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当局会让自己的媒体率先报道,更会利用事件大做文章,抢了"话语权","将丧事办成喜事",并达至"党疼国爱"的宣传效果。
 
  至于这些事件的背后原因,就绝对不允许任何媒体去碰。而这个现象,正是中国官方控制传媒的典型"2.0"版本。
 
  从2008年3月24日的西藏骚乱事件开始,其后的汶川地震、北京奥运、新疆骚乱、国庆大阅兵到上海世博,这些重大事件,都在背后推动中国改变对传媒的控制。
 
  尤其是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后,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后,新闻稿开始重现"稳定压倒一切"这一句,显示北京要加强控制及利用媒体。
 
  至于去年的金融海啸,就更令北京相信,有中国特色的"集中力量办大事",比起资本主义尤其是美国,更胜一筹。于是加强了北京的信心,决心利用走出去的媒体,将"中国模式"发扬光大。
 
  在上月港大举行的中国编辑圆桌会议上,钱钢作总结时指出,未来中国传媒将有四个变化:1,中国传媒正在变化;2,中国传媒受到控制;3,中国传媒的变化受到控制;4,对中国传媒的控制也在变化。
 
  钱钢说,未来中国的事情,将会是"进步"、"停止"和"退步"同时发生,而这种特殊的情况,也会发生在中国的媒体上。
 
钱钢的香港情
 
  相信很少人会在接受专访后,还坚持要送客人一大段路,走到港大校园外的公共小巴站,看见小巴来到后才握手道别。这就是钱钢。
 
  钱钢坦言,虽然在香港已七年,但因为主要的研究项目是中国媒体,所以很少发表对香港看法的文章。不过,他曾写过"香港微观"一文,当中有些独特看法。
 
  "2004年秋,我们邀请一批内地新闻工作者,到香港观察立法会选举。记得那时龙应台教授也刚来香港大学不久,她和我一起上街,看到议员候选人的竞选广告和小宣传单,不由笑着轻声对我说:'香港的选举,好幼稚哦!'我的感觉不同——我感到新鲜,有味,值得'拿来'的东西挺多。"
 
  钱钢笑说,他想说香港的好人好事;而龙应台就从她的(台湾)角度,看到许多"坏事":"其实我们的出发点完全一样,只是参照物不同。"。
 
  钱钢不但对香港有感情,而且,也确实认为香港对大陆可以有很大的贡献。
 
  他说。:"香港有条件尝试为华人社会创造长治久安的制度:如何经由制度,让政府和市场找到各自的角色?如何在经济增长的同时,解决不容忽视的贫富悬殊问题,造福普罗大众?"
 
  还有,"(香港)如何在关注民生的同时避免福利主义民粹主义兴起、经济活力的丧失?如何真正尊重思想,尊重人文知识分子的声音,不让追金逐银的'中环价值'吞噬素朴的传统文化和自然的山水环境?"
 
  对于在香港土生土长的记者来说,无论如何,已起码确认到一件事:钱钢比记者更熟悉香港大学的路。
 
 
"名人演说系列"论坛
 
  主讲人:
  钱钢: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中国大陆著名传媒人
  金惟纯:台湾财经杂志《商业周刊》创办人
  主席:《联合早报》总编辑林任君
  日期:本月30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2时
  地点:新达城会议中心二楼礼堂
 
  入场免费
 
  有意出席者请拨电63191154/63192392(星期一至五,办公时间)或电邮cipforum@sph.com.sg报名。
 
 
摘自《联合早报》,2010年5月25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