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0年5月23日
台湾最大杂志《商周》创办人金惟纯:20年后还有杂志报纸吗?

作为台湾目前发行量最多杂志《商业周刊》的创办人,金惟纯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承:当时没看到后面还有个互联网,而这个划时代的大趋势颠覆了传统媒体的供需生态,他怀疑:20年后,还有杂志,报纸吗?

 

  金惟纯,一个新加坡人陌生的名字,在台湾他是才子,是台湾第一大杂志《商业周刊》(简称《商周》)的创办人。
 
  这是个抓不到时间、抓不准节奏的访问,大部分拟好的问题其实都用不上。
 
  金惟纯超越了文人、媒体人又或是商人的角色,融合三者为一体,眼光放得很远很广,逻辑的铺陈,既是完整又是跳跃,让顺序推进的访问结构变得多余。
 
  他像个儒雅的长者,向后辈分享他创办《商周》及走过逆境的故事。
 
  他像个趋势大师,缓缓又侃侃地分析未来50年媒体界所可能产生的变化,以及中国大陆和台湾在身心灵产业的需求和供给搭配。
 
  他让一个文字记者和一个摄影记者,在暖暖的星期五下午,在一个装置如课室的办公室活动空间里,上了一堂带有禅意的媒体课、人生课。
 
 
成功来得不易
 
  虽然去年已卸下商周媒体集团执行长的职务,目前是好果子智业董事长,但正式话题还是从《商周》开始,毕竟那是金惟纯的金字招牌。
 
  29岁就担任《中国时报》主笔,也当过《天下杂志》的主编,但都抵不过他在《商业周刊》的成就。在近30年的媒体生涯里头,金惟纯有23年的时间是给了《商周》。
 
  58岁的他难掩骄傲地说:"《商周》是台湾发行量最大的杂志,这很多人不知道,很多人以为是《壹周刊》。那《壹周刊》是ABC (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稽核的,《商周》的也是。
我们平均比它多30%,不只是最大的商业杂志,还是最大的杂志。根据我没有那么认真的调查,在每一个市场里头,最大的杂志没有一个是商业类的,我们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这个是世界纪录。"
 
  《商周》目前平均每期有费发行量为15万3868份,广告业绩一年逼近4亿(台币,约1752万新元),定位是以商业为核心,但又不缺人文关怀的精英阶层主流媒体。以每周一个专题深入报道的方式,提供读者关于商业环境和世界趋势的变化和发展。
 
  金惟纯说,杂志定位正确,加上台湾社会的精英阶层有非常强的学习意愿,这两个因素造就了《商周》的成功。
 
  不过,成功来得不易。
 
  1987年创刊,头七年深陷经营危机,不只资本烧完,还债台高筑,欠了7200万(台币)。金惟纯经常得跑三点半——银行三点半关门,他必须周转到钱,在银行关门之前把借来的钱放进去,否则银行会退票。
 
  遇到恶性循环的事业谷底和人生谷底,他只能抽离,那个时候他经常到中台禅寺和法鼓山去打禅,念念经、看看佛书,而在中台阐释参加的社会精英禅修班经历,让他在心念上产生了重大且深刻的变化。
 
  他笑着回忆说:"惟觉老和尚说,放眼望去,你们这些人的境界只有两种:不是妄想,就是昏沉,哈哈哈。然后呢,打禅打了七天,发现老和尚讲的是,太对了。起先很不服气,我们社会精英,怎么境界那么差呢?打了七天就明白了。平常一直在高速运转中,人都是无意识的,那你要静下来,沉淀下来,你就会明白,放下。然后你重新恢复你的感觉,变得比较敏锐,比较少条条框框,比较少自以为是,那你就会变得如实,如真实地面对状态。"
 
  放下如实面对后,金惟纯说,他发现自己过去像没头苍蝇般转来转去,其实是在做虚工,"看起来忙到要死,但都没有解决问题"。
 
  信念转变后,他回到如实的状态问自己:"做这个事情的初衷是什么?你不是为读者服务的吗?你就会真正想,读者到底要什么?你只要去想他,他就会对你好;你真心去爱一个人,你就会得到回报。"
 
 
把读者放在心里
 
  把读者放在心里的信念,成了最深刻的改变。听起来很简单的事,但做起来其实很难,要落实到每个人的工作环节其实很难。
 
  他说:"我讲一个记者好了。这个题目,我的主管喜不喜欢,会不会通过,符不符合报社的方针。在采访的时候,我这样子问,或者我这样子写,采访对象高不高兴,在写作的时候,我的采访对象,我会不会得罪他。交稿,压力很大,交不了稿怎么办?或者我这个稿,会不会被通过。你有在想读者吗?或者你写文章,怎么表现我很有学问?或者我怎么写文章,我主管看了会很开心,被采访者会很开心,你在那整个活动中间,你到底有几分在想读者?你做的工作是为读者服务的,但是你在做的过程都没有在想读者,难怪读者就不理你了,不爱你了。"
 
  从自己开始然后影响到周围的人,金惟纯说,把条条框框都打掉,不再妄想,最后在杂志所能给的,与读者所需求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读者开始有反应,杂志也慢慢有起色,最后变成台湾最大的杂志。1997年,广告收入为台币1.13亿,排名财经杂志第一名,2000年营业额达台币9亿。2001年,商周集团和香港李嘉诚旗下的TOM.COM合并,再壮大实力。
 
 
身世造就抗压性
 
  创业初期资金不足的困境没有把他拖跨,金惟纯说,他的抗压性相当强,这或许和他的身世有关。
 
  遗腹子,在1952年国民党撤退台湾后第三年出世。母亲不识字,他在36岁时,通过一封父亲留下的、尘封在旧饼干桶里的家书,发现自己祖籍温州永嘉。37岁,回乡寻根,在金氏宗谱上补上自己的名字。
 
  在动荡的年代,每个人都有自己大江大海的故事。孤儿寡母,外省第二代,金惟纯和母亲关系很密切,母亲的人生很坎坷,一切就只能向金惟纯倾吐,也不管他听不听懂,所以他很小就懂得大人的世界。
 
  他说:"我从四五岁开始,就听我妈妈讲她的一生。在这种环境下懂事早熟,比较知道人情世故,大概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所以对很多事情比较能够看得开,比较没有那么执著,碰到压力很大,比较能够过得去。很多时候,人过不去,不是情景压力大,是你心里自己过不去。"
 
  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有时当下很难判定。特殊的童年,让他养成很好的抗压性,也让他在日后的采访工作上,有超年龄的表现。
 
  二十几岁,去访问一些六七十岁的老先生、大人物,写的东西,读者还觉得蛮入味的,因为金惟纯能和老一辈的人聊得来,掌握到他们的味道。
 
  在《中国时报》崭露头角,30岁时,他放下一切负笈美国,35岁回到台湾,迎向他的正是一个崭新的年代和舞台。禁锢40年的媒体市场能量奔涌,金惟纯眼光独到地看中商业杂志这块处女地。
 
  80年代,台湾股市开始风起云涌,连菜篮族都去买股票,台湾社会进入半农半工的阶段,开始要转型到高度工商业社会,商业的活动已是社会上下关注的重点。
 
  金惟纯追述说:"那个节奏越来越快,关心的人越来越多。那时候台湾算是不错的商业类报纸有两份,还有《天下》为首的若干本月刊,但没有周刊。那个时候看全世界媒体的趋势,一眼就看明白了;周刊会变成是一个被需要的东西。"
 
 
以后还会有记者这行业吗?
 
  《商周》的成功,确立了金惟纯20几年前的判断是对的,不过他说,他当时没办法看到后面还有个互联网会跑出来,而这个划时代的大趋势,全然打破了媒体的局,以后还有没有记者这个行业都难说。
 
  金惟纯推断,以后社会的发展趋势会走向两个模式,一个是数位平台的变革,一个是比较有人味的面对面的部分,是属于身心灵的"人生学习"部分。
 
  不变的是商业运作的最基本面,就是看供给和需求,而会发生变化的是,两者之间的商业模式。
 
  他举例说,音乐永远是被需要的,不过CD只是个商品,已经逐渐被淘汰了。同样的,杂志、报纸、都是商品模式,它未来的模式会怎么走?
 
  以中国大陆的80后爆红的代表人物韩寒为例,他写书,也写博客,他的博客的影响力,比他的书大几百倍。他的主力产品是博客,他是个内容供应者,但他不是出版社,他的主要界面是互联网。他还不靠博客赚钱,他一个广告代言马上赚几百万人民币。
 
  对于传统媒体工作者来说,问题就来了。当业余的人都不靠写文章来赚钱了,那专业的人还没有比他厉害,要去哪里赚钱?
 
  金惟纯说:"我都跟我们《商业周刊》的记者讲,你们现在可以出去采访人,写文章,就有人付你薪水,这个事情说不定十年后,不存在这个行业。还是有人写文章,但是没有人会付你薪水了。付你薪水的单位不存在了,但是写文章的人还是会暴红,写文章的还是会有收入,但那个收入是人家付你薪水吗?可能不是了。"
 
  记者问说,那以后每个记者都要去写博客了?不写会失业?
 
  金惟纯说:"对啊,你要开部落格(博客),你要把自己定位到很专,你要在那个专的里面,变得最顶尖,不然可能没有收入。我跟我们记者讲,你的竞争者,你以为是坐你隔壁的记者,你以为是友刊的记者吗?不是啊,你的竞争者是全世界爱写文章的人,全部是你的竞争者。对这个领域有兴趣,爱写文章的人,都是你的竞争者。在竞争中,你不是佼佼者,你就不可能变成专业。"
 
  他分析说,大学新闻系还在教采访写作、杂志编辑,"我说神经病,害死学生,去哪里找工作,没有杂志社了。现在的学生20岁,他职业的顶峰是20年后;20年后,还有杂志,报纸吗?"
 
  不过,在访谈结束,记者临走前,金惟纯还是特地再补充一点说,数位平台在大市场如中国大陆比较容易分工,比较容易量身打造,因为成本较低,小的市场如新加坡,比较难分工,"所以你不必担心,还会有工作!"
 
  一个有绝佳洞察力的媒体先锋,他超越了具体和当下,多次把进行采访的记者拉到一个可以想象,但目前还踩不到的未来景象。走出采访地点,摄影伙伴说,刚刚"你好像不是在和人交谈",我们相视而笑,我知道他的意思。
 
 
中国大陆"人生学习"市场已显形
台湾人具备内容提供者的优势
 
  中国大陆人对"人生学习"市场的需求已经显形,台湾人可以扮演内容提供者的角色,这将是两岸在文化和精神市场上的需求与供给的搭配。
 
  20多年前,金惟纯当了台湾商业类周刊的先头部队,20多年后,他要思考的是,如何找出经营这个"人生学习"市场的商业模式。
 
  什么是"人生学习"?
 
  简而言之,就是身心灵的需求。金惟纯说,是关于"你怎么去过你这一辈子,你要去好好学一下"。
 
  他说:"他们去学国学,干吗?为了找一个工作啊?去听傅佩荣(台湾学者)讲老子庄子,干什么?他不在做人生学习吗?他去看人家New Age Workshop,干什么?他去弄什么海宁格家族排列(欧洲盛行的心灵工作法),做什么?都是人生学习啊。你看到那个需求,已经是,哇!(手张开)而且刚起来,这个会延续几十年,以后会多大?现在这块饼已经这么大,以后可能是现在的千倍,万倍大。"
 
  金惟纯判断,人生学习"的最大市场就是中国大陆,最大的供给者就是台湾。因为台湾是以华人为主的社会之中,几乎是唯一的"带着非常完整的中华文化进入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以及融合多元文化的特质,将是台湾作为中长期,一个内容提供者的优势。
 
  他说,现在都是一大堆台湾人在争相赴约,一省一省在跑、在讲学,疲于奔命。台湾人搞什么讲座、研讨会,几天几夜,一堆大陆人来报名,价钱都收得上去,报名人数都够。
 
  在金惟纯看来,如果两岸通了,这些台湾人都不用跑了,大陆人一团团来台湾,这才是正确的。
 
  除了看到市场需求已经冒起,金惟纯认为,另一因素是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有过许多的挣扎和斗争,断层得太厉害了,有身心灵的需求。
 
  他说:"最早的时候中西文化论战。西方是蛮族,结果被人家打败了,船舰炮很厉害,我们应该学他们的技术。后来发现不是。背后是科学、是工业、是教育、是制度,背后是民主自由,是个人主义。然后就开始辩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弄来弄去,被人家打败了就怪老祖宗,孔子不行、老子不行、庄子不行,就全部打掉啦;打掉了以后,也没有吸收到西方正统的东西,搞了一个马列主义;马列主义后来也破产,掏空了。掏空了,现在向钱看,向钱看,能走多久?再走下去,人要疯了,多痛苦,人心根本没办法安顿"。
 
 
金惟纯小档案
 
  是台湾第一大财经杂志《商业周刊》创办人,享有"台湾新闻界第一才子"美誉。
 
  曾任《中国时报》专栏组主任、《中国时报》主笔、《天下杂志》主编以及《商业周刊》媒体集团执行长,也是著名的时事评论家。
 
  拥有30年的媒体经验,是著名的专栏作家、意见领袖,对政治经济、世界趋势及人生哲学有独到见解,常受邀各媒体及国内外论坛主讲。
 
  金惟纯将与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钱钢一起参与《联合早报》与通商中国联办的"名人演说系列"论坛,探讨"两岸的社会变迁与媒体的角色"。
 
  钱钢是中国大陆著名传媒人,著作《唐山大地震》当年引发巨大震撼,创办《三联生活周刊》,主持《南方周末》笔政,策划央视"新闻调查"。
 
  "名人演说系列"论坛
  ●主席:《联合早报》总编辑林任君
  ●日期:本月30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2时
  ●地点:新达城会议中心二楼礼堂
  ●入场免费。
  有意参加者请拨电63191154/63192392(星期一至五,办公时间)或电邮cipforum@sph.com.sg报名。
 
 
摘自《联合早报》,2010年5月23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