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0年4月8日
杨锦麟:“怕输”是大国立国之本
CLing网站

杨锦麟接受omy专访时,提出并分享了很多关于中国问题、以及新中两国发展的真知灼见。
 
大国的立国之本是“怕输”
杨锦麟指出,新加坡的法治精神、廉洁和效率,是新加坡相较于中国而明显具有的强势。
他说:“新加坡能够在国际舞台上以廉洁、效率和法治精神拥有一席之地,这就是新加坡没有被周边国家和地区所逾越的一个实力,而这个实力是‘聪明实 力’、也是‘软实力’。”
而“怕输”心态在杨锦麟看来,其实是新加坡人的一种忧患意识,也是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他更指出,“怕输”也应该成为中国这样一个古老大国的立国之 本。杨锦麟说:“一个古老的大国,如果没有忧患意识,如果只会居安,不懂思危,那么这个民族就没有资格在世界的舞台上发声。”
 
新加坡是亚洲乃至世界研究中国的重镇
杨锦麟盛赞新加坡在媒体报道方面,对中国问题审视的独特性和“长镜头观察视角功能”。他解释说:“新加坡的媒体虽然无法近距离,只能长镜头远眺;但 与此同时,却有自己的独特视角。只要调好焦距和光圈,会更客观、更务实、更冷峻、更实事求是。”
他相当认同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曾说过的,如果中国崛起能以文化复兴、而不是军事扩张的形式出现,那么,全世界包括美国和日本,都会被它所吸引和影 响。一味追逐军事力量只会导致中国的崛起难以为继,中国应该有个开放环境让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重建汉唐的文化盛世。
 
中 国经济强盛 文化却贫瘠
“过渡偏重于对经济的发展是中国不得不已的一个战略抉择,执政者要尝试努力提升人民的幸福感时,文化的落差、文化的贫瘠很显然会产生一个消极的牵制 力”。杨锦麟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目前普遍存在的一种经济强盛但文化贫瘠的现象。
中国只用了不到三十年的时间,迅猛完成了资本主义社会200年才能达到的经济成长水平,人民还无法应对如此之快的经济增长和财富积累,因此,思维形 态和文化模式无法迅速转型,导致社会上缺少主流文化和主导价值取向的情况。
杨锦麟说:“官方在文化复兴上做了很多努力,但无形中政治教条的因素还在,复兴的潜能和创意还没有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
 
对中国年轻人有很大希望
正当许多人对中国的年轻一代或者“80后”及“90后”(1980年或1990年后出生的中国年轻人)的“功利人格”和“颓废空洞”等缺点大加挞伐 时,杨锦麟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他说:“我不认为中国年轻人苍白无力。每一个年代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时代特征,但中国的年轻人有一个共性,就是——充满活力,敢于质疑,敢于否定自 己,甚至敢于否定自己的曾经和以往,这正是一个民族有活力的表现。不能因为我们的年轻人有‘虚无’的表象,就否定他们的实际存在。”
他觉得中国当今的年轻人虽然有“功利考量”,但更趋于冷静和理性。中国的年轻人 不会再像上一代人一样无从选择、不假思索的投入,他们有自己的价值判断。杨锦麟说:“这是一个时代进步、民族趋于理性的端倪,我对他们能对中国的未来所做 出的贡献从没有怀疑和否定的态度!”
 
摘自CLing网站, 2010年4月8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