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2010年3月4日
本地学子中国苦尽甘来
联合早报

  
        无论是中国本土企业、跨国企业或新加坡公司在中国的分公司,都敞开大门接收新加坡学生作为实习生。
 
  通商中国最近刚推出的"青年浸濡项目"计划,同本地企业如面包物语集团(BreadTalk)、新加坡科技电子有限公司(ST Electronics)、吉宝置业有限公司(Keppel Land)等合作,让本地年轻毕业生到中国分公司实习。
 
  此外,美国航空发动机制造商Pratt & Whitney在北京的培训中心从去年9月至今,接收了30名新加坡理工学院(SP)实习生。
 
 
主管对新加坡学生印象良好
 
  对于新加坡学生的评价,该公司业务发展销售总经理陈森清受访时说,SP学生的学习热忱、举止表现和学术知识,都让公司上下留下深刻印象。
 
  陈森清指出,P&W是新加坡航空业最大的雇主之一,这个浸濡计划能让公司预先接触和吸引一批年轻有为的准工程师。
 
  经营在线客户服务和电子商务中国公司"瑞狮广告"接收过3名新加坡实习生。该公司总裁陈仲仪指出:"新加坡实习生的优势是国际观比较强,而且新一代年轻人不会墨守成规,拥有开放的心态。以我们的客户群来看,我们对(员工)英语的要求比较高,所以乐意接收新加坡学生。"
 
  但他也说,新加坡学生在待人处事方面还需要加强。"我认为这是任何一个到新环境的人都会面临的问题,不是只有新加坡实习生才如此。"
 
 
主动争取表现机会
 
  本地大专学生在中国实习,不是只坐在冷气房里办公,也需要亲力亲为,有时甚至难免会吃点"苦头"。
 
  毕业自新加坡管理大学(SMU)的邱国平(27岁,财务规划师),3年前在北京糕饼店凯丝恩贝实习时,曾亲身体验在炽热烘培室里工作的滋味,也曾担任分店的服务员。
  他受访时指出,这些工作就连北京人都不想做的,因此员工大多来自中国其他省份。不过,他认为这给了他一个机会,学习如何与中国各地的人一起工作。
 
  实习过程中,学生们领悟到,自己得多主动才能够有表现的机会。因此,在10周的实习期间,邱国平除了努力掌握糕饼店的日常运作,也教导糕饼店服务员一些基本英语会话,为北京奥运做好准备。
 
  "那时(2007年)是北京举办奥运之前,我们预计奥运期间会有相当多外地人到来,所以设立了英语培训计划,教导员工英语会话。我在实习结束前,也培训了一名导师,确保我离开之后,员工仍能继续学习英语。"
 
 
用心观察了解实际作业
 
  另一位实习生王鎮河也坦言,在实习初期,公司比较不会把重要项目交给实习生。
  "我们必须找机会证明自己可以做出贡献……我会尽量找机会了解工厂的规划和观察操作员的工作,甚至会把布告栏上的生产流程抄下来回家阅读。"
 
  他说,有一次机器发生故障,负责的工程师刚好回乡,尽管他对这台机器不是很了解,但最终还是一个人把故障的机器修好。
 
  "我不希望其他实习生或工程师以后需要troubleshoot或修机器时还得从零开始,所以我把解决故障的过程,整理成了中英两个版本的troubleshooting程序,供同事日后参考。"
 
 
 
 
 
人在异乡
面对的挑战
 
  新加坡学生到中国实习,并非一帆风顺,在异地生活和工作,必定会面临一定的挑战和问题。
 
1. 语言和沟通问题
 
  参与NUS Overseas College计划,目前在北京实习的萧永林(24岁)坦言,虽然他听得懂华语,但到了北京才发现中国人讲的华语不太一样。
 
  在书写方面,平时用惯英文的萧永林,在书写商务中文文件方面也遇到了挑战:"我必须用中文写计划书的Powerpoint,于是我就先把公司以前做的计划书找出来参考,从中学习。"
 
  曾在特殊玻璃与陶瓷制造公司康宁中国实习的南大(NTU)工程系3年级生王鎮河(24岁)也发现,跟中国同事在沟通上有些差异。
 
  "我们学的是英文机械术语,所以我们讲的,同事未必听得懂。我们刚过来时只好边听边学,尽量阅读机器的手册。"
 
 
2. 文化差异
 
  萧永林说:"原本以为我在国大有中国朋友,已经知道怎么跟中国人相处,过去了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那里的中国人跟新加坡的连说话方式和笑点都很不一样。"
 
  他告诉记者,到北京实习需要调整心态。"新加坡人工作时习惯正式的沟通,如发电邮、开会等。但在中国,他们很讲关系,有时需要含蓄地传达信息。"
 
  SP二年级生陈书榤在Pratt & Whitney北京实习时,也体验到在繁忙时间人多时,搭地铁是件很有挑战性的事,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就习惯了。
 
 

摘自《联合早报》,2010年3月4日




《 返回